风霆的出现,于最开头对叶芊来说,仅仅是因果偿还罢了。
    遥想初当上门派长老时,叶芊奉命除妖,一心只念想着早些完成任务,好叫那些不觉得她有能力当长老的人,能长长眼,千万莫要再来惹她。
    却没料想到,胡天胡地不加收敛,莽撞行事只为完成任务的下场,就是伤及无辜。
    当时眼见那大妖转身要逃,叶芊容易躁怒的脾气起来,没多思虑其他,一发强大咒术瞬即打出。
    她已修练多年,攻势自然威力强大。可出乎她预料的是,除了大妖理所当然的灰飞烟灭外,竟连恰好路过的少年也给馀波扫过,损及内里不提,还硬生生地被弄成了瘫子。
    事后,但凭她上山下海,费尽心思收集灵丹妙药,少年身子也仅仅回復大半,行动回復自如模样。可底子终归有损,无法弥补,唯有多加调养不致继续亏损。
    少年本该长命百岁,晚年福禄双全的命运,就因为她的放肆行为,被害成了短命鬼,偏移本该拥有的美好人生。
    修士最忌因果未还,在查明那少年六亲无依,天生即是孤煞之星后,叶芊不加思索,便甩动宽袖,直接将人包在怀中,带着回去见掌门。
    「叶师姐,你这孩子哪来的,可是天生的好苗子呀。」
    叶芊在她初入门派那时,还是排行前头几个,就算是掌门,也免不得叫她一声师姐,好生尊敬着。
    此刻见掌门双眼放光,叶芊冷哼一声,忙护崽子般把少年揽在怀中,「别想了,苗子再好也是我的,带他来不过就是通个明路,以后他就是我唯一的弟子。」
    闻言,掌门差点一口气没顺过来,脸庞憋得胀红,所有的话都闷在颤抖的嘴脣之下。
    他有听错么?那个最讨厌孩子,对什么都不耐烦的叶芊,居然想收弟子?
    掌门不是很想质疑自己的师姐,但看了眼营养不良,才刚到他胸口的少年,手臂细得他轻轻一扳就要断掉似,就忍不住开口,想替他求条生路。
    「师姐,你能行吗?你要想收徒弟我给你找个壮实些,特别懂事的可好?」掌门问得战战兢兢,却只得到对方飞来的一记冷眼。
    「先不说这孩子一向乖巧。」叶芊手掌落在少年头顶一揉,随后话锋一转,变得兇狠,「你还真当我对收徒起了兴趣?我虽行事不耐三思,还是懂得欠债还债的道理,我害他后半生坎坷短命自要补偿,要换了别人来,我还不立刻赶出去?」
    她有义务让这孩子后半生无忧,甚至过上更好的日子,除了他之外,她还没必要容忍其他人。
    这答案完全超出掌门预料,嘴唇开开合合好半晌,他才长叹口气说道:「师姐,你若要还债,不只有带徒弟这选项,要弄不好反倒才是又害了他。」
    「吃好穿好,我必要他成为比我优秀的修士,哪里会害他?」叶芊并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嗤之以鼻。
    在叶芊看来,光是她说的那两点,便已是多少人一生追求的目标,哪里会害到人?
    有人帮衬自然是好事,不须自己从头摸索起有那里不好?
    便如叶芊因为个性实在不讨喜的缘故,修仙之路并不平顺,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才走到今日地步。
    叶芊师傅当年也是名天赋极高的大能,见她灵根纯粹便收进内门当大弟子,最初自也曾想细心传授解惑。
    可最终见她脾气差劲,难以教化,索性扔在一旁权当摆设,完全没了早先意图热络教导的意思。
    放弃了她,叶芊师傅又接着收入好几个贴心徒弟,是让叶芊这大弟子,在师门内成了突兀且遭排挤的对象。
    师尊不疼同门不爱,她那时在门内地位也是尷尬,顶着内门大弟子的身分,却没多少人尊她敬她。
    更甚至是暗地里,多少人给她下绊子,当中辛酸也只有她明白。
    时至而今,眼下那些声望,多半都是她一个个用实力打过去,蛮横赚回的。她的经歷从没让她学会收敛,只懂得横衝直撞,以力服人。
    至于名声好坏,她早就不在意,但求洒脱自在,本我随心就是。
    掌门也说不出叶芊这般心态是好或不好,毕竟玄镜门也不少次是托着叶芊拚尽全力守护,才能始终维持现今荣光。
    「师姐,我知道我还是劝不动你,只是你必须答应我,领了弟子回去教养,就要多点耐心。」左右没法阻止,掌门只能长叹口气,就算妥协。
    掌门话语里苦口婆心的担忧,叶芊听明白了,也难得没发脾气,只是拉起少年的手,说道:「我自会疼爱我的徒弟,小瓶子也别婆妈了。」
    小瓶子。掌门眼底晃过一丝缅怀,已经许久不曾有人这样唤他。
    走过玄镜门的倾覆之祸,就是好不容易重振门派,往日里熟悉之人也几乎早魂飞魄散。门中还知道他这绰号的,算来竟不过剩下眼前他幼时畏惧,而不敢轻易接近的师姐。
    「师姐明白,我也不自讨没趣。」掌门走到房内的柜子前,动作俐落取下一枚玉牌,又转过身问:「什么名字?」
    「莫平。」叶芊捏着一声不吭的徒弟的手,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回答。
    掌门垮下脸,简直想把玉牌直接扔在叶芊身上,「师姐,那是我的名字。要让你家徒弟正式加入我玄镜门,刻在随身玉牌及名册上的,必须得是他自己的。」
    听到莫平这么说,叶芊才恍然反应过来,她查来查去,连别人祖宗十八代都摸得透彻,却一直都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在莫平的错愕目光下,叶芊弓起腰与少年平视,在认识他半个月后,才问出旁人早该在见面第一时刻,便会弄明白的事,「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让叶芊带回来的少年外表看来消瘦弱小,松垮垮的破旧衣衫像布袋掛在身上,凹陷的脸庞更是直接埋在蓬松的乱发里。
    一对乌黑深邃的眼缓缓上抬,少年乾损破裂的唇微动,前阵子身子才好不容易回復的他,嗓音还带着许久未说话的乾哑。
    「疯子。」从前村子里的人,都是这样喊他的。
    许是少年的稚嫩模样太有欺骗性,让听着的叶芊与莫平,是一点都没往那两个字想,还自己凑出了其他名字。
    「风紫?」叶芊蹙起眉头,对这名字显然不满意,「不行不行,我的徒弟何许人也,这名字太过女气了,会灭威风的。」
    见莫平对她的话露出赞同的神色,叶芊当即没了犹豫,凑上前就问:「入我玄镜门便是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为师帮你取个新名字可好?」
    少年不说话,只是依旧盯着她,黑玉珠子似的眸所倒映的,全都是她。
    「风……风霆可好?雷霆万钧的霆。」眼眉笑弯出弧度,叶芊也不管他同意与否,自顾自地说:「光听名字就有气势,就这个吧。」
    少年没读过多少书,雷霆万钧是哪个霆他从没搞懂过,只是下意识的认为,叶芊口中的霆就是他猜得那个停。
    风停、风停……所以这个女人,是希望他停在这里吗?
    悄悄捏住叶芊的衣摆,风霆瞳眸定焦于她,嘴唇无意识跟着她无声覆诵,直至深刻烙进脑中。
    那看来分外乖巧的模样,是让叶芊心情大好。挑衅的眼神扫过去,特别不知谦虚为何地向莫平炫耀着自己眼光特利,找了个好徒弟。
    按了按眉头,莫平见到两人互动,再多的劝告都只能闷回肚子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相处的好,他还能说什么反对的话?
    叶芊从他小时候初见面,就一直是个特立独行的性子,这般和顏悦色的哄人模样,在这几百年来,就是身为她的师弟,莫平也没见她表露过。
    起初他并不看好这师徒组合,但要这小徒儿真能磨去他师姐的锐气……让他拜师,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如此思虑,莫平将刻着印记的令牌交到风霆手上,对方微凉的手马上紧包住。
    像是要将它彻底镶入自己手心般,这辈子都不愿意再放下。

章节目录

流年不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东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波并收藏流年不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