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芊此番出关虽是低调,可过往事蹟搁在那,在整个修仙界中仍是牵动起不少骚动。
    本来于莫平的运作下,风霆背叛之事除却几个心腹之人,是谁也不知晓,连一点涟漪也激不起。
    可偏偏风霆离开玄镜门后,竟是在魔修界闯荡出名气,连连打下几个魔修大能,百年间就在魔修界闯下凶狠名头。如此诡异冒出的新人,自会有好事者将他来头全给查出。
    纸终归包不住火。叶芊那分明是修仙师门,却培养出一连串魔修的来歷,极快就被翻出,从魔修界一路流传,直至传入莫平耳中,已然是整个修仙界都知晓。
    且不论她那群在魔修界都混出名头的师门,光是她自个,便也算得上是争议人物。
    身为师门内唯一没堕落之人,叶芊从前的经歷,自然再也瞒不过,特剽悍特无赖,可实力惊人又有玄镜门掌门做后盾,让人就算厌恶也不敢轻举妄动。
    即便莫平不敢在叶芊面前多说什么,听说这百年间风霆所做的事时,叶芊亦能隐约猜想得到,自己恐怕已是不少修士心里恶名昭彰的流氓。
    不然又怎么会上有魔修师傅,下有魔修徒弟……可不就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这日,叶芊到了莫平的炼丹房,环着手臂听莫平边手忙脚乱处理材料,边向她说起的百年回忆。
    「小瓶子,你的意思是那小子非但当了魔修,还混得极好?」叶芊抬起眼皮,墨黑眼眸里的阴霾让莫平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若是平时,既已决定放过风霆,叶芊是不会这般反应。只是这一切如同歷史重演,逼得她又要想起她的那些同门与师傅,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坦。
    她的师傅与同门在魔修界创了个门派,还混得颇有声有色;而她的徒弟,也斩下魔修其中一个门派的掌门,硬是在力量为尊的魔修界佔地为王,成了该门派新掌门。
    说来说去,她这听来风光的长老,竟还是里头混得最差劲的一个。
    「师姐,你可会怪我没阻止一切?」莫平眉头紧皱,要是他能早点斩草除根,也不至于让局面变成这样,让叶芊成为了名门正道里的笑话。
    时至而今,风霆已不再是从前孤苦无依的少年,而是莫平对他动了杀机,也要掂掂斤两,就怕引起魔修、正道纠纷的大人物。
    「有什么好怪的,我当初不就让你不要再管风霆。」那时的记忆还清晰着,叶芊记得自己只叫莫平,把风霆的名字从名录上去掉,并没让他对风霆动手。
    虽说眼下,她对于风霆的作为很是不喜,可修仙重誓,说好不追究,她便不会因为这件事,再对风霆出手。
    「师姐说得是。」这才想起自己是瞒着师姐下绝杀令,莫平放下药材,尷尬地抓了抓头,转移话题道:「让师姐扯跑了,我同你说起风霆可不是用来让你心情不好,而是有正事。」
    「喔?愿闻其详。」叶芊这次闭关出来修为精进不少,连带也能多些选择权,要非真天大地大的事,可还不能请到她出手。
    搁下手中药材,莫平转过身子看向叶芊,为了撑起掌门气势,而特意蓄起的鬍子,也不能全然遮掩他紧绷的嘴角。
    似是掰碎重组了好几次句子,叶芊隔了许久,才听见莫平乾涩的声音,「师姐可是还记得百年前,我两唯一一次同师祖出任务那回,所发生之事?」
    「自是记着。」这件事,叶芊是怎么也忘不了。
    他们口中的师祖,自是前一代玄镜门掌门。当年整个修仙界都还以玄镜门马首是瞻,出了大事,头一个麻烦的也是玄镜门。
    而其中能请到玄镜掌门亲自出马,更能象徵那件事棘手程度,已非寻常打打闹闹能简单处理。
    此事说起,可还得从修仙界的修练习惯说起。修仙讲究传承,功法要传承,灵丹妙药要传承,神兵利器要传承……许多大门大派之所以屹立不摇,都是托这传承二字。
    也因此,那些大能生前留下的秘境洞窟,就成了不少人眼中的必争之地,就怕里头的宝物给人抢了,少分到一杯羹。
    但也不知什么缘故,那些秘境竟是毫无预兆的萎缩退化,在无人开啟,本该封存力量直至有缘人出现的情况下便成了废墟。
    如何探查都寻不着缘由,这足以动摇修仙界根本的事,毫无头绪又棘手至极,!便让人从小门派一路上报,最终交到了前任玄镜门掌门手上。
    好几次,玄镜门派了人先行探查,就是连镇派长老也亲身去了趟,得到的还是同样毫无头绪的结果,前任掌门这才决定走一趟。
    前任掌门修为极高,在几次亲探萎缩秘境后,本以为能手到擒来解决之事,他归来后却是绷着脸,蹙眉向眾人交代结果。
    似有顾虑,前掌门踌躇半晌,才挤出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奇也怪也,竟是秘境齐齐破损,纯粹流逝力量。」
    知道秘境破损是一回事,如何消除破损又是另一回事。左右盘算后,前任掌门判断暂且寻不着法子补洞,便朝当务之急下手──救下那些几年方才开放一次的秘境,好保住当中要消逝就再没机会还原的天珍地宝。
    既找不着秘境破损缘由,将事情一了百了,便只能讨巧,先行补上破损处,后头再来谋划。
    玄镜门自詡正道领头,自然当仁不让,成为修补秘境的召集人,还自愿出最多的力。变故也是在这时出现。修补秘境自要消耗修为,可霍成羽视修为若命,哪里肯为了那些秘境多耗心力,便寻了由头避过这次的修补大会。
    前掌门念情未多刁难,任其待到事了,眾长老与掌门带伤归来,疲倦不堪之际,仍旧毫发无损。
    也是见眾人目前毫无反抗气力的模样,霍成羽这才起了异心。趁着门内高阶人士都没法反击自己时,领着弟子试图颠覆玄镜门,将所有宝物占为己有。
    且不说掌门同长老,在修补秘境后暂且回不过气。他显然也图谋已久,老早就安插不少暗桩在门派中,关键时刻一齐发作举事。这才让修仙第一门派的玄镜门,差点因为他的阴谋诡计彻底消灭。
    时至尘埃落定,这玄镜门颠覆之祸,虽在掌门与长老以命相抵,叶芊大义灭亲下,于霍成羽逃至魔修界后落幕。却也因此断了前任掌门,打算接着探查秘境破损起因的筹画。
    转眼又是几百年过去,当年正道们本就只是短暂封印秘境破损,仅仅事后补救。在始终没解决源头问题的情况下,光阴消磨封印直至浅薄无效,旧祸遂捲土重来,秘境再度衰弱,随时准备消亡。

章节目录

流年不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东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波并收藏流年不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