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如柳东奕在知道消息时,头件要事便是来寻叶芊,陈修燁自也不例外,踩着柳东奕刚走的时机,溜进了院子。
    「长老!」全然不若在外应酬时的端正模样,陈修燁一路小跑,把身上长袍甩得凌乱,额发散落。他凑到叶芊面前时,发冠歪了边,看来特别傻气。
    「长老,我、我这可是有大事,要和你说声才行。」没用法术,一路跑过来的他还喘着气,那说得断断续续的话,让叶芊不耐烦的皱起眉头。
    陈修燁也是无辜,偏就摊上柳东奕刚拨弄完叶芊心情,正是烦躁时刻过来,自是得不着什么好脸色。也亏他天生眼色忒差,愣是能将叶芊冷冷扫过的视线,当作鼓励开口的目光。
    这不登时打了鸡血,陈修燁眼睛一亮,就把才听到的消息,一字不漏的全倒了出来。
    叶芊见陈修燁这时候来寻自己,本就心里隐隐能猜着,他特意赶来是为了什么。待他说出口,果然不出所料,与柳东奕是相同目的。
    只不过,相比起柳东奕的暗地猜测,对实情知之甚详的陈修燁,于风霆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提到祈山颇为咬牙切齿。
    劈里啪啦吐了一堆关于魔修的坏话,陈修燁才心满意足的说:「不过长老且安心,那叛离我玄镜门与特别嚣张的,这次都不会来。」
    从前师门那些人,不来倒也不出叶芊预料。当年还在正道,都不肯为了秘境出半分力气,而今脱了玄镜门管束,当然更无可能亲自碰触这烫手山芋。
    如此一来,陈修燁口中另一个那特别嚣张的……自也不难推测,当是以这事无聊为理由,不愿露面的风霆。
    听到陈修燁吐出和柳东奕如出一辙的结论,叶芊也说不上心底到底是愉悦还是难过,只能满怀复杂情绪,说道:「说到那人,我倒是有件事一直想问,只是料想你师傅肯定不会好好回答我,只得问你。」
    莫平与叶芊一起走过玄镜门最是艰难的时候,心意难免偏颇,对于背叛了叶芊的风霆,自然只会有极差的评价。
    可她想听的,并不是宽慰她的话,而是真正的实话。陈修燁性子直,即便跟着他师父一起嫌弃起风霆,但对于她的问题,回答的仍只会是大白话。
    很是好奇叶芊有什么问题,自觉能派上用场,陈修燁颇为兴奋:「长老有话直说便是,要我知道,定知无不言。」
    嘴角勾着微笑,却是带着讽刺,叶芊沉默片刻,才从喉咙挤出声音,「要霍成羽,他能耐自是了得,转头去了魔修界也不会吃亏……可我这几日回头一想,却是百般不得其解,风霆当初在我面前自毁修为,不过百年光阴,是根本不可能让他轻易有了今日地位。」
    魔修仙修虽是不同路子,但唯一相同的,便是力量无法一蹴可几。百年对凡人而言确实长久,但若放在修行之人面前,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就是叶芊天资聪颖,当年修练起来,百年光阴也不过让她初露锋芒。要像风霆一般,斩杀掉一派掌门,进而以力服人……根本是天方夜谭。
    听到她的问题,陈修燁表情有些微妙,嘴脣开开合合,隐约冒出的字词,许久都凑不成句。
    叶芊看到这情况,那里不知道有古怪,绷起脸收敛起之前的忐忑,严肃问道:「小燁子,你可知道你这表情叫什么?」
    傻傻的,陈修燁被叶芊牵着鼻子走,自然而然地反问:「叫什么?」
    「欲盖弥彰。」冷冷吐出四字,叶芊厉声问道:「是不是我这阵子懒得出手,便叫人以为能随意呼拢我了?」
    「我哪里敢呀!」这声惊呼出自真心实意,陈修燁虽然没有直接见过叶芊出手,但在自家师傅耳濡目染下,还是多少明白要自己碰上她,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要的就是陈修燁这份慌乱,趁着对方急着撇清,容易把该说不该说的都吐出来,叶芊喝道:「既然不是,吞吞吐吐做什么?」
    受不住叶芊的庞大压力,就算莫平曾交代过,在她面前最好仔细点,别多提到关于风霆的事,陈修燁还是忍不住,战战兢兢地说:「这不是眾说纷紜,我才不知从何说起么。」
    叶芊从前行事确实嚣张,连带大伙对她的徒弟也是多有关注。这不一等风霆成为掌门,叶芊所提出的疑惑,自也有人说起──由仙转魔不过百年时间,风霆就能如此成就,确实不可思议。
    旁人尚且如此,对叶芊来说就更加无法理解。
    风霆可是在她面前拔去仙根,还不是作假,之后莫平用气息寻人却一无所获,便是最好证明。
    这样的风霆,到底是怎么在百年时间内,在毫无根基可言的情况下,在魔修界混出头,叶芊着实不解。
    「说到修为突飞猛进,也曾有人提起,风霆许是在不知那个秘境寻着机缘传承……毕竟在这方面,长老是颇有建树,风霆自然也不差。」
    看了一眼从前乐于教导风霆怎么破解秘境,带着他闯过无数险境的叶芊,陈修燁有些结巴,见她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变化,才又说道:「不过这不过是其中一种说法,更多人是说……」
    话音戛然而止,陈修燁老半天也没法在叶芊面前说出后面的话,还是叶芊心领神会,冷笑一声,自个补上,「莫不会是那浑蛋跑去练什么邪门玩意?」
    「这我……」闭上嘴,陈修燁斟酌良久,还是纠结不已,不愿正面回答是与不是的后半句结论,自让叶芊自个琢磨去了。
    心头憋着话不敢胡说,他还没想好怎么转移话题,叶芊就先突兀站起,从衣袖中抽出铁扇,往院外走去。
    「长老!你要做什么?」着急地跟上叶芊脚步,陈修燁盯着她手上的铁扇,活像是见到仇人那样咬牙切齿,恨不得收缴毁坏。
    这关头,要长老真是憋不住,跑去揍人洩气,他可拦不住呀!
    陈修燁不知道,他自以为不过徒劳的劝阻,实是大大发挥作用。几是在听见陈修燁的话那剎那,叶芊脚步便缓了下来,不过因着脑袋里一片混乱,茫然地继续迈开步伐罢了。
    是呀,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风霆早就不是自己的徒弟,他练不练邪术,又与她何干,她为什么要为此激动愤怒?
    手掌握紧,叶芊对自己的躁动感到不悦。但她的所有反应,落在旁人眼里,就是心情愈发鬱闷,就要挑事的预兆。
    「长老……」小心翼翼地问,陈修燁目光不断在铁扇,以及叶芊面容间游移。只要一点风吹草动,恐怕他就得伦起袖子,拚着给叶芊痛打一顿的危机,也要阻止她。
    没想着他都做好会给打着玩的心理准备,叶芊却突然看向他,脸上完全没有适才她神色间的愤怒。
    什么叫翻脸如翻书,陈修燁算是见识到了。
    「瞎嚷嚷什么,我耳朵好着,犯不着一直吵闹。」好似方才那个满脸阴鬱,拿着武器就往外跑的人不是自己,叶芊淡淡扫了陈修燁一眼,又往外走。
    对叶芊的行为摸不着头绪,陈修燁只得追上几步,问:「长老你要去哪?」
    不管陈修燁在身后紧张,叶芊不过留下淡淡一句,让陈修燁无比同情柳东奕的话──「去找熟人切磋而已,你犯不着大惊小怪。」

章节目录

流年不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东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波并收藏流年不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