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缩起了小小的脚,用足心摩挲着墨守,收拢脚指头,隔着布料玩弄着他最易感的男性象征。

    “嘶哈——”墨守低喘着,额际沁出了汗水。

    那硕大的孽根在谢思寸的玩弄之下,变得更加的硬挺了,谢思寸用自己的足心摩挲过了他肉棒上的每一寸,弄得他发出了一声声低喘。

    那肉棒子可活跃了,在她的足心突突地跳着,仿佛下一瞬间,他就能够凶性大发,将她扑倒在地,狠狠占有。

    可墨守不会那么做,他会忍耐。

    就算忍得满头大汗,就连神智都出现几分迷离。

    没有她的准许,他不会越雷池一步。

    “阿守可真了不得。”她的声音低低的,带着调笑的意味。

    “殿下……”墨守的声音听起来极度的压抑,像是快要给她欺负哭了,谢思寸的小脚,还没有他勃起的肉棒子大呢,可对他来说,着实是威胁性十足。

    一不小心,命都要给她折腾没了。他不能退开,只能求饶,“殿下,求您……别捉弄奴了……”

    “求您……”墨守的嗓子带了一点尾音,像是在谢思寸的心口上狠狠的挠了一把,挠得她心痒难耐。

    谢思寸闻言,没有回应墨守的话,可是却停下了脚边的动作,她的目光投向了墨守,灼热而浓烈。

    她真的很想、很想,就在这里把她的小通房给吃了。

    “殿下,奴……想您了……”

    借由这短暂的目光交接,墨守从里那一眼里头头读取了她对他的放纵,他放肆的诉出了他心中的情思。

    虽然离开没几日的时间,他实在相思欲狂。睁眼,脑海里浮现的是她,闭眼,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放胆抓住了谢思寸的莲足,捧在掌心,阁着绫袜,虔诚的吻了她的足背,他的唇瓣在那上头摩挲,带着一股热气,谢思寸吃了痒想收回足,他却用了些小心机,硬是不放。

    这是他偶尔的任性,他知道谢思寸不会怪罪他。

    墨守握着他的足,顺势钻到了她的裙子底下,他的动作缓慢,沿着小腿一路往上吻着。

    谢思寸底下是一件绸裤,被他稍加施力,就撕扯开来。

    谢思寸的双腿酸软,闭上了双眼,嘴里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喟叹。

    他的动作很轻,仿佛春日里和煦的微风,带给她一股说不出的舒适和躁动,她不由自主地分开了双腿,墨守的头越凑越近,灼热的吐息缓缓的接近女性羞秘的私处。

    “哈啊啊啊……”谢思寸浅吟低唱了起来,墨守调整了一下姿势,团龙纹的群面被他撑出了暧昧的弧度,谢思寸的手抚过了象征权力的团龙纹,也抚过了臣服在权威之下的墨守。

    这对墨守来说,是最棒的奖赏,他发自神魂深处战栗了起来,一边舔着她饱满的蚌肉,一边用脸颊磨蹭着谢思寸的腿内侧。

    又麻又痒,谢思寸的嘴角愉悦的上扬,继续抚摸着他的头,鼓励他继续。

    墨守握着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架在了她的肩上,那唇舌便直接贴在她已经有些湿润的娇唇之上,引发了一股麻颤和浪潮。

    经过教坊教引姑姑的训练,墨守的舌头变得无比的灵巧,他拿挖空的桃子练习了好几个时辰,还勤练用樱桃梗打结,如今他的舌头可当真不一般,力度掌控适中,轻如鸿毛、重如泰山,转换自如,轻轻的扫过穴口,重重的辗过知觉敏锐的花核。

    “嗯……好舒服……继续……”她忍不住拱起了腰肢,她的花户整个被墨守含进了嘴里,又湿、又软、又热,她简直要给他舔化了。

    吸、吮、舔、啃,外加震动,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可墨守却是驾轻就熟,变化夹杂着规律,就像是海浪一般,可预测却也无法掌握,浪潮在谢思寸体内翻涌,那柔韧的舌尖窜进了蜜洞之中,吸吮那布满皱褶的壁肉。

    “啊嗯嗯嗯……”谢思寸的嗓子变得无比柔媚娇婉,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墨守的脸整个贴在湿润的牝户上头,高挺的鼻梁刮蹭着敏感的花肉,灼热的吐息增幅的怡悦。

    快以层峦迭嶂,直冲云霄,在达到高潮的那一瞬间,大量的潮水喷出,喷溅在墨守的唇齿间,他恣肆的吸食着,贪婪的将那春水饮尽。

    就算谢思寸已经到了,墨守也没有立刻撤离,他的嘴唇慢慢的抿起,配合着轻轻摆首的动作,拉长了那高潮的尾韵。

    “哈啊啊啊……”谢思寸嘴里发出来的,于墨守来说,便像是仙音妙乐。

    谢思寸享受着这一刻强烈的快意,脑海中想着,“确实是学会伺候人了……”教坊司自然是功不可没,可那也得是个可心人。

    墨守将她的花户舔得干干净净,这才从她的裙底钻出。

    他抚平的她的裙子,再一次趴在她的膝头,“奴可服侍的好?”

    “好极了,有赏,不过……”谢思寸的美目流转,“眼下还赏不得,就待夜里,好好赏……”她的语调太暧昧,令人不得不想入非非,她恋恋不舍的拍着墨守白皙的脸蛋,“阿守来给孤梳妆吧。”

    墨守浑身上下发热,仅凭着强大的意志,才没有失控。

    “阿守,在孤回来前,可不许自己偷偷射出来,知道吗?”在离去之前,谢思寸的手指轻轻刮过了墨守还未平息的欲望根源,轻声呢喃,在墨守哆嗦不已之时,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咱们点点玩弄小通房的时候挺坏的

    小狗勾:嘤嘤!

    嘤嘤求珠珠、收藏、留言啦

    可以留言等晚上怎么赏赐狗勾(欸

章节目录

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蜗牛并收藏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