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并不急着从谢思寸体内退出,在射精过后,他依旧深埋在她体内,他放下了谢思寸的腿,小心翼翼地趴伏在她身上,恋恋不舍地吻了吻她的鬓角,耳畔厮磨之间,他依旧挺动的腰肢,让那情潮余韵无穷、涟漪不断。

    待墨守从谢思寸体内撤出,那小血还死死吸嘬,不愿他离去,他施了点劲儿才能够完全脱出。

    大量的温热精水从她两腿间流淌,那粉糊糊的肉穴都还来不及收口,可以看到那穴肉在里头收缩不止。

    墨守的目光微凝,拿起了帕子替她擦拭,谢思寸已经有些困乏,昏昏沉沉的任墨守就这么将她打横抱起,一路抱进了浴池之中,浴池的浴水已经备好了,墨守抱着谢思寸一步一步入池,细心地为她按挠了一阵。泍呅唯❶璉載䒽址:𝓹õ18𝖇𝓉.𝒸õⅿ

    谢思寸懒洋洋地靠在墨守的怀里,眯着眼睛,微微的笑着,她慵懒的模样也格外的好看,墨守一下子看痴了,他的唇就这么贴上了她的眼尾,吻上了她的眼。

    “阿守可真好。”谢思寸不避不闪,反而和他厮磨了一阵,她不由得由衷的感慨着,“可真好……”

    此时此刻,谢思寸不管是身还是心,都是无比依赖着墨守,两人几乎已经揉合为一体,你侬中有我,我侬中有你,你侬我侬,

    “以后咱们就这样好好的,好好的一起过。”

    这一句话,在她能仔细思考之前,就已经脱口而出,在脱口而出后,就连谢思寸自己都难免感到惊诧。

    这样的话,与承诺无异,她不该轻易给出,尤其是当对象是墨守的时候。可如果对象是墨守,这样的承诺,却又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他们俩,本来就该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如同以往的那些年头,墨守离不开谢思寸,谢思寸同样离不开墨守。

    “点点……”墨守的心口一热,“我心悦于你。”这些话不该轻易说出口的,可是在这样的脉脉温情的气氛之下,却又是如此理所当然。

    “我知道。”面对墨守的感情,谢思寸的心底一向有一条底线严防死守的,不让他轻易地跨越,可是在今夜过后,这条界线终究是被越过了。

    墨守心里雪亮着,依照谢思寸的身份地位,她是无法对他专一的。

    更甚至,她随时可以撇下他,而他对此,是毫无反抗能力的。

    这一句话,对他来说就向是天上掉下来的果子,甜得牙生疼。

    墨守忍不住搂紧了谢思寸,他低下头来,攫着了她的唇,两人的唇舌就这么纠缠在一块儿。

    墨守的雀跃和欣喜感染了谢思寸,这令她脑海里头,开始有了新的想像,到这个时候她才隐约明白,在她构筑的未来蓝图里,有一些事情很明确,有一些事情很隐晦,可可以确定的是,不管蓝图怎么改变,那里头始终有着墨守。

    这样的想法,令她心里头不由得一阵惊诧。

    这样的想法,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这么清晰过。

    不该是如此的,她是未来的万民之主,不该如此感情用事,可那禁忌的念头是如此的明晰。

    这样的想法很危险、很叛逆,却又让人无法抗拒。

    谢思寸放弃了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挣扎,一双玉臂搂上了墨守的肩,迎合着他接近神魂破碎的一个吻。

    今夜本就是疯狂的,不该有肉体交集的两个人,因为她的任性产生了交集,不该延续的交集,又因为她的丰沛的情感,纠葛得更深了。

    谢思寸恍恍惚惚的明白为何当初谢蕴会对她说:“墨守不行。”

    谢蕴怕是早就预料到了,以她的心性,一但沾染了,就无法轻易的舍弃了,可那又如何呢?

    她没有经过太多的挣扎,她不会舍弃他。

    未来,她定能找到能和他常相厮守的法子。

    就只在这当下,她想要好好的宠着他,不令他有半分的不如意。

    “唔嗯……”这是一个极尽缠绵的深吻,两人的唇相贴,舌头交缠在了一块儿,以要将对方吞噬的气势,难舍难分,吻得对方舌根都要发麻了,可他俩谁也没停下来。

    墨守的双手在谢思寸身上放肆的犹疑,爱抚过那每一寸凝脂一般滑腻的肌肤,欲望之火被点燃,谢思寸分开了双腿,盘上了墨守的腰。

    在水面之下,那已经勃发的欲望已经有过经验,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女性的密地,推开了害羞的花瓣,夹带着温热的浴水冲进了谢思寸的体内。

    “哈嗯……”两人的唇舌终于稍加分离,目光在半空中交会,那一眼对得深,明明是短暂的相交,却让人感觉有万年那般的久。

    水波荡漾,墨守开始挺胯,谢思寸被他抱在怀里,开始了一波强烈的情潮,白皙的玉腿大开,男性分身不断的在其中抽插,每一回都送进了大量的水,再将其榨出,竟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哈嗯嗯……”谢思寸的十指陷入了墨守强健的肌理之中,甲片以他的皮肤为画布,留下了大量暧昧的红痕。

    谢思寸仰着颈子,如瀑的长发垂落水面,在水里散开,像是一朵盛开的黑色曼陀沙华。

    快意如同潮流一般在体内流窜,像是长浪一样将她一次一次往高处推,直到身子再也无法承受更多欢愉,被抛到了云端之上。

    “哈啊啊啊……”心跳飞速、肌肤热烫、脸颊绯红,谢思寸嘴里吟哦不止,越发的高亢。

    这一波高潮来得又急又猛,将她给吞噬,眼前是一片绚烂的烟花,快感无所不在,深入骨血之中,就连灵魂都不自觉的跟着镇站了起来。

    媚穴痉挛不止,密密匝匝的收嘬着,爱抚着墨守易感的男性分身,百来回的推撞过后,一切归复风平浪静。

    龟头撞向了宫口,几乎撞出了甲片大小的口子,谢思寸的脑海划过一丝强烈的快慰,浓精喷射,狠狠的射满了那精巧的胞宫。

    “唔嗯……好胀……”谢思寸软绵绵的抱怨着,似嗔似怒。

章节目录

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蜗牛并收藏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