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思寸已然情动,花穴里头泌出了汩汩的情液,在两人合为一体之时,那硕大的肉棒子撑开了湿润的穴道,肉贴着肉,男人欲望的根源深埋在女人私密的禁地之中。

    “哈啊啊啊……”谢思寸轻喘了起来,快意川流不息的泉涌而出,从肤触、从体温、从两人交合在一块的下身流泻。

    墨守低喘一阵,用额头靠着谢思寸的额头,两人的呼吸、眼神、体温都交融在一块儿,炽热而缠绵的眼神互相拉扯,在此刻心有灵犀的有着强烈而疯狂的想法,恨不得与对方真正的合而为一。

    她知道,他们肯定欺负他了。

    她在的时候欺负他,她不在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得出来,他很伤心……

    谢思寸在朝堂上立足也不是短短的时间,她知道男人在斗争的时候,可是凶悍着的,尤其是那些自诩读了圣贤书又出身良好的,更是散发出那不可一世的气息。

    他委屈了,这令她心里头就像是那难驯的大宛马般无法控制,里头的酸涩和无奈收都收不起来。

    她怜惜他,所以纵着他,纵着他,却又不想让他知道她有多在意他,这样的心情太过于复杂。

    怜惜的同时,又不免感到愤怒,这愤怒到底从何而来,她也说不清晰,大抵是怒其不争,又怒其争,难以用言语说清。

    “既知冒犯,就好好伺候,嗯?墨大人……”谢思寸说这话,是刻意的撩拨,也是刻意的欺负,说着要他伺候,听着像是在折辱他,可有更多是要掩盖心里头那一丝的不安。

    能欺负墨守的,只有她!

    可不管她说什么,对墨守来说都不是折辱,他甘之如饴,谢思寸的话,让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也变得危险。

    谢思寸迎向了他的目光,她向来是面对挑战,而非逃避挑战之人,墨守带给她危险的感受,她便迎刃而上,她挺起了腰肢,款款的摆动浑圆的雪臀,上下左右,无死角的逗弄着他最易感的男性分身。

    墨守太巨大,在她体内有十足的存在感,她的每一个动作不只带给墨守无上的欢愉,也对自身造成了强烈的影响。

    敏感的嫩肉遭到刮蹭而过,她发出了一声嘤咛,花穴里头收缩了起来,密密匝匝的把墨守包覆其中,仿佛要将他给吃干抹净,如同千万张小嘴同时吸嘬,“哈啊啊啊……”欢愉的喘息声从嘴里溢出,她忍不住眯上了双眼,扇子似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嘶——”麻酥酥的感受从尾椎一路窜升到了头顶,墨守的心神有一瞬间的荡漾,她吸走了,谢思寸的眼神、嗓子,都有着小钩子,就这么挠过了墨守的心,挠得里头涟漪点点,一圈又一圈的扩散,痒到内心深处,无处可消解。

    只有彻底的拥有她,可以将这份痒驱逐些许。

    墨大人叁个字,听起来充满了调笑的意味。别人呼唤起来,都没有谢思寸唤出来这般动人,简直是勾魂慑魄。

    “哈啊——”墨守轻轻往外退了一些,复又狠狠的深扎,龟头狠狠的撞在宫口上,仿佛想要突破这狭小的障蔽,没入那最深处的秘地。

    风暴来袭,墨守使尽浑身上下的力量凶悍的抽插着,每一下都带着强烈的欲望和情感,这是墨守这一生之中最放纵自己的一刻,他把自己的主子压在身下,尽情的占有,在她体内顶撞,身体力行地以下犯上,贪婪的在她身上,里里外外的沾满属于他的气息。

    精悍有力腰肢奋力的挺弄着,尽情的鞭挞着那温暖的甬道,孜孜矻矻的耕耘不休。

    背抵着车壁,完全吸收了所有的冲击,他撞得又中又深,感的嫩肉被拽出又塞入,蜜水从宫口不断地生成,不停的流淌,遭到肉棒子搅动、挞伐,噗嗤噗嗤的水声不绝于耳。

    “哈啊啊……”谢思寸双眼迷离,体内的搔痒感因为墨守的挺动而趋缓,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欢愉,那快慰从体内涌升冒尖,源源不绝的灌注至四肢百骸,灌得满满的。

    双腿也被分得更开了,视线稍微往下落,便可以看到她是如何被他进入,那粉嫩的花穴已经完全被插成了他的形状,那蚌肉被挤成了薄膜状,全然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好舒服嗯啊……”她吟哦着,纤腰拱成了座小拱桥,白皙的玉腿环上了墨守的腰,在他腰侧伴着他暴雨般的动作晃荡着,像暴雨之中的小船,晃荡不休。

    “嗯啊啊啊……”撞击得太快速,谢思寸的声音都有些破裂了,就像似墨守此刻破碎的心一般无法聚集。

    身体是无比愉悦的,墨守的心里头,有着一股强烈的酸涩。

    原来,在得到一个宝贝之前,你只是渴望得到,可在得到之后,光是拥有已经不够,会想要独占,时时刻刻的占有,不想她看向他处。

    他只想要她看着他一人,这样疯狂的情绪,令墨守几乎快要窒息了。

    “殿下、殿下……点点……”他呼唤着,谢思寸几乎可以看到他眼底漫出来的情绪,她是被深爱的,墨守所有的情意都体现出来,倾注在那一下一下的深捣之中。

    快意层峦迭嶂、摧枯拉朽而来,谢思寸的脑海之中绽放起了烟花,就在那登顶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他的腰肢。

    望向谢思寸迷离的双眼,墨守的低下了头,再一次放肆的索取着她嫣红诱人的樱唇,紧紧压着她,呈现一个禁锢的姿势,不让她有半分逃去的可能性。

    谢思寸甘愿留在他以身形成的牢笼,承受着他给予的每一分欢愉。

    啪啪啪啪——

    皮肉拍击的声响猛烈连绵,持续了上百回,谢思寸所有的娇吟都被他吞没,他就这么冲撞了上百下,直到再也无法继续,龟头狠狠的撞在宫口之上,浓稠灼热的精水喷射而出,射进了她湿润的甬道之中,犹不舍得退开半分。

    求个珠珠、收藏、留言~

章节目录

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蜗牛并收藏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