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一波波的袭来,这样的契合太惊人,都不需要太深刻的推撞,身体因为对彼此的渴求,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紧紧的缠绵,快意都快要共融,光是贴合在一起,就能够神魂颠倒,身子比理智更快的接受对方的存在。

    “哈啊……好舒服……”墨守的掌又是一落,谢思寸却只觉得舒服,舒服到她几乎无法承受更多,她的嗓子变得破碎,一双迷离的眸子里头仿佛有着碎星星。

    “点点,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墨守无疑是个美男子,老天爷对他残忍,却也从另外一个方面给予他补偿,他有着好听令人迷醉的嗓子,以及令人迷恋的好体魄。℗ō18bⓥ.ⓒōm韣鎵哽薪連載 綪収㵴䒽祉

    谢思寸从来不愿意承认,有时候光是听到墨守的声音,就能够让她不由自主的产生丰富的情感和欲望,产生想要和他缠绵,想要欺侮他的心思,这其中还有她不想承认的心思,她想要被他欺负,想要他强硬一点,给予他至高无上的快慰。

    这样的话她怎么都不可能说出口,便要墨守自己去品味出来了,所幸的是,墨守一向知情趣,他总知道该怎么取悦她。

    两人经过了谢思寸的妆镜,谢思寸不需要看向镜面,就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必定是无比的淫乱。

    谢思寸轻轻抬首,与镜中的自己四目相交,就如同她心中所想,镜中的女子完全沉沦于情欲之中,微挑的眼眸失去了平时的锐利,湿濡的双眼随时会滴出泪水,双颊染上了粉色,那是被欲望添上的妆彩,她的注意力不禁被她身后的男人攫走。

    镜中白与黑的对比鲜明,她已经浑身赤裸,而他身上衣着端整,一身玄服,就是那根肉棒子裸露出来,赤裸露骨的,还有他的眼神。

    墨守的目光沉沉,好似要把她吞没下去一般,他勾起了她一条雪白的腿,健壮的小臂把她的膝弯上提了一些,两人交合之处在镜面中反射,一览无遗。

    那根肉棒深入她的体内,凹凸不平的茎身与她、的穴肉紧密相贴,依偎在一块儿,她那饱满的蚌肉被他插成了一个透明的圆环,成了他的形状,紧紧箍着他的肉棒不放。

    他双腿间的一柱擎天似乎比平时大了不少,春樱淡粉色被情欲渲染成了深粉色,上头的青筋贲张,将那深粉染成了狰狞的紫红色,噗嗤噗嗤,庞然巨物在那狭小的嫩穴里头孜孜矻矻的挞伐着,无死角的疼爱着每一寸易感的皱褶。

    花穴深处汩汩流出的媚汁,被捣成了浓稠的汁水,被顶进又带出,形成了一个白色的飘带,在那硕根上形成了波浪,随着他的动作潮起潮落。

    硕根之下,颇具份量的囊袋随着他上顶的动作,啪啪地甩在她的皮肉之上,发出了各种淫靡的声响。

    镜中那个双眼迷离的自己,樱唇轻启,嘴里是一阵的吟哦娇喘。

    “点点下面的小嘴巴好贪吃啊,里面都在吸,不让我出去呢!”

    镜中靡乱的情景让谢思寸的身子更加的敏感了,越往深处去,吸力越是惊人,墨守眯起了那一双眸子,神色爽利,仿佛真的要被谢思寸吸走魂魄,他的腰腹间发力,凶悍的上顶。

    谢思寸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在颤动,由着身高差,她有些站不稳,只能踩在墨守的足背上。

    墨守一手勾着她的腿,另一手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指掌靠着镜面引路,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了那充血挺立的小珍珠,一边深肏着。

    “哈啊啊啊……”快慰感无所不在,谢思寸只觉得自己身陷漩涡之中,没有任何挣脱的可能性。

    “太、太多了嗯……受不住了……”他给予的太多,她被他化身为情欲的受器,而今一切快要满溢出来。

    那小穴穴口被操得里面红花花的嫩肉都要翻出来了,淫水顺着大腿下滑。

    在阴蒂高潮的那一瞬间,她浑身上下紧绷不已,就连脚指头都因为战栗而蜷曲了起来。

    “不够的,点点很贪心的,还可以吃下更多的……”

    墨守的手指上全都是她的水,湿漉漉的指掌握住了她另一边的腿,她就如同小儿把尿的的姿势,被在镜面前抱了起来,柔软的身子大开,所有的控制力都丧失。

    小腹之处传来强烈的骚动,她几乎是哀鸣出声,“太重了!太重了!要尿了!”一股尿意袭来,谢思寸慌乱的恳求着,“停!停下!啊啊啊……”

    墨守没有半分的停滞,那肉棍一下一下的深入,将里头敏感的嫩肉狠狠的拽出,又凶悍的塞入,反反覆覆,连同快感一起送到她的体内。

    骨血皮肉都因此感受到震撼。

    “那便尿吧!尿出来吧……点点……”

    快慰感摧枯拉而来,电流一般流窜全身,谢思寸眼前绽放了一场绚烂的烟花,同一时间淅沥沥的声响响起,尿水喷发而出,透明中但有一点点的黄,?落满地,打湿了地面上的地衣,也打湿了墨守玄色的衣裤。

    羞耻的感受袭来,却又被情吞没,谢思寸所有的思绪慢慢的远飏,被强烈的快慰感取代,她眯起了一双杏眼,扇子似的长睫毛轻颤,嘴里的娇吟声不断,而墨守也已经到了极限。

    啪啪啪啪——

    皮肉拍击声连连,如雨打芭蕉叶,又响又亮、又快又急,龟头一次又一次的亲吻着宫口,那胞宫也因为生育本能而下降,被压得变形。

    “嘶哈——”麻酥酥的感觉从尾椎攀升,一路窜升到头顶,小腹一阵热潮,深埋花径之中的肉棒冲到了最深处,撞在宫口上,突突的跳了起来,一时精关大开,大量的精水射向了胞宫。

    情动的身子因为生育本能而战栗、抽吸,所有的精水都被吸进了胞宫之中,把那精巧的小空间射得满满当当。

    “嗯……好胀嗯……”谢思寸双眼微微上翻,嘴里的吟哦声像是梦呓,在半梦半醒间。

    情潮被推到了高峰,两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谢思寸:放肆!嘤嘤嘤!不许舔了!

章节目录

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蜗牛并收藏太女的忠犬暗卫(忠犬、双向奔赴、甜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