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果然如陈芴之所说,皇上下令姜水临带着十名宫中御医前往西方碧城县解救瘟疫。出发时间就订在隔日,时间过于匆忙,一头雾水的姜水临甚至来不及与姊姊讨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被催促着整理行李。

    而就在姜水临焦头烂额忙着收拾行李之馀,姜听云与王寻凡正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

    「我不去。」王寻凡扭头不去看姜听云,态度坚决不容退让。

    姜听云叹了口气,软下声,「寻凡,我不会有事的。」话锋一转,语气同他一般固执,「你善医,你跟着水临一同前往,我才放心。」

    「那瘟疫死了多少人与我一点关係都没有,我在乎的只有你。」他双手搭在姜听云的瘦弱肩上,姜听云身高只及他的胸口,是那样的娇小,那样的脆弱,彷彿只要稍稍一大力,她就会如玉一般碎裂一地,再也拼凑不全。

    两人四目相对,姜听云从他漆黑的瞳仁中看见自己绷着的脸,鼻子忽地一酸,她连忙低下头,不让他发现自己眼底漫上来的晶莹。

    「我答应你,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等你们平安归来。」她忍着喉中的哽咽不让他发现。

    王寻凡拗不过姜听云,只是双手微微扣紧她的双肩,胸脯上下起伏,似乎是在努力调节自己不得宣洩的情绪。

    「水临与你皆是我重要之人,那瘟疫死了谁我也不管,但是你们定要平安。」

    天下之大,守着身边的人已是不易。

    姜水临得知王寻凡也要跟着西方碧城县县,亦是大吵大闹一翻,两个男人皆是担忧着姜听云的身体,不过最后都在她的瞪眼下委屈妥协。

    出发之日,王寻凡乔装成姜水临的贴身小斯,那与生俱来的气宇不凡显然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姜水临亦是俊逸秀雅,两人搭配起来恰恰绝美入画。为了避免王寻凡被认出,他的俊顏上在芳华的巧手下有了一丝不一样,左颊边点了一颗小黑痣,原本倾斜的长瀏海被梳起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相较之前总是出尘的造型增添上了几分朝阳之气。

    姜听云早起由芳华搭着手,站在姜家大门送他们远行,天光从浮云后透出一束红霞,早晨凉雾甚浓,她身上搭着一件厚绒毛云绣红披风,双颊有些苍白。

    「天凉回房吧。」趁车夫还在搬动行李,王寻凡走过来握住她冰凉的手搓揉。

    「是阿,姊你回房吧,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姜水临将自己行李递给车夫后回过头担心道。

    「不打紧的,咳……」说着她便轻咳了一声。

    王寻凡伸手捻紧她身上的披风,推着她的肩膀,不容拒绝道:「听云,听话,进去吧。」

    姜听云横瞪了他一眼,这语气怎么活生生像在跟自家女儿说话似的。不过她终究是站在姜家门口,望着姜水临与王寻凡乘坐的马车渐行渐远,直到扬起的尘烟四散,再望不见马车的身影,她才迈开步伐走进姜家。

    前往西方碧城县的解瘟,成为了王寻凡这七年来踏出姜家重见天日的第一步。

    碧城县距离盛京不远,大约一天路程,马车上摇摇晃晃,王寻凡闭目养神,剑眉始终紧皱,虽然已经反覆交代芳华该注意的事项,心底却开始后悔自己应该更加坚决不该留姜听云一个人在家。

    姜水临转头凝视王寻凡,打破沉默,「前些日子我去了宫中御书阁寻有关月氏后人的事。」

    王寻凡没有睁眼,心底本就没抱持着多大的希望,用鼻子虚应了一声,懨懨问:「可有着落?」

    「恩。」

    姜水临话音一落,王寻凡双眸驀然猛睁,漫天欣喜匯结了繁星点点,他有些激动,「真的?」

    「前唐承安帝四十三年,一男一女自称民间大夫入宫面圣,据传承安帝重病远迎,礼遇相待。」说至此,姜水临顿了顿。

    「你的意思是,这一男一女被推测是月氏后人?」王寻凡若有所思,高挺的鼻翼打上一层阴影。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姜水临沉吟了一翻后,继续道:「此男女相求皇宫重贵药材,是为整治天寒膝节痛与胸疼之药。」

    王寻凡双眸一亮,喜上眉梢,顺着姜水临的话接下去,「淮江大战月神王妃与战神王爷尸骨无存,班师回朝的泰北军口述大战惊心,以及月神王妃与战神王爷带伤对阵,那伤的地方便是……!」

    姜水临嘴角边有些笑意,神情得意頷首,「孺子可教也。」

    虽是推测出月氏后人存在的可能性,却不知会居于何处,天下茫茫,犹如大海捞针,一想起姜听云的身体一天一天虚弱,能活到如今的二十六岁已是上天恩怜,王寻凡俊顏上方才的欣喜退了许多,更多的是颓然无力。

    姜水临没有发觉王寻凡脸上的变化,他抬手微掀帘望出去,马车依旧平稳转动轮轴前进,西方碧城县那朱红色的城墙已是远远肉眼可见,城外土丘蔓草枯黄,垄罩着一股黑暗死亡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慄。

    姜水临心里默默想着早些处理完,便可提早回家与姊姊相聚。

    只是事与愿违,当他们的马车通过碧城县重重关卡,终于摇摇晃晃进入城内,城内情况却怵目惊心,路上发臭尸体横躺曝尸,或坐或卧,死状不一,尚活着的人只在屋内开其小小窗缝偷偷观望这辆似乎是从盛京而来要解瘟的马车。

    心里大多是半期待半失望。期待着他们终于可以摆脱瘟疫,然后那份失望来自这瘟疫浩劫歷经三个月,皇城首先将碧城县封锁,任何人皆不准入也不准出,任由碧城县自生自灭,这期间碧城县死亡人数遽增,几乎死去县里半数以上的人民。

    碧城县县主连续一个月飞鸽上奏,字字涕泪,请求皇城发放医具药材与派人前来解瘟,终在碧城县心灰意冷之际,解瘟的人来了。

    而来的却是礼部尚书,谁能不失望?

    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味从四面八方飘入马车内,盈绕不散,姜水临脸色发青,拧着鼻子忍住在胃里翻腾的酸水,表情难看声音低哑道:「碧城县情况似乎比传给盛京的消息来得更加严重。」

    这点王寻凡倒是不意外,心里早有底官员们会隐瞒碧城县瘟疫的燃眉之急,否则便不会爆发瘟疫之后三个月皇城才派人前往解瘟,彷彿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章节目录

云驹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午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午盏并收藏云驹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