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玉清将下巴颏压在李赫的手臂上,水灵灵的黑眸凝望着他:“不。虚则清,中则正,满则覆。正中才好。还是我帮你。”

    一边说着,她下巴就开始左左右右地在李赫臂膀上摩擦。

    李赫听得心躁,将她手腕牢牢摁在炕上,让她不能乱动,低声警告她:“别闹。”

    龙玉清扭了扭身子,娇声说:“谁闹了,人家是正经想帮你。你以为谁愿意沾那腥气在手上?”

    黑暗中,李赫双颊发烫。

    一时没了声响。

    借助暗色掩护,龙玉清另一只手摸下去。

    李赫连忙钳制住她,及时挡住她作乱的手。

    他额上又沁出汗珠。

    心跳也开始加速,明明也没甚么实质性碰触,只是区区几句话,他身子已有些发热。

    龙玉清生气了,口无遮拦起来,气愤愤大声说:“李赫,你装什么装!昨夜我身子都被你看光了,你还……今日又装得守身如玉的样子给谁看!你不愿意算了,我去大小丹屋里睡,强似跟你一个屋怄死!”

    她挣扎着要起身,李赫却猛然加大手上力道,几乎要将她的手揉碎。

    他低沉的声音带了冷意,“殿下,您对李赫始终轻浮,可是将李赫看作跟男宠近侍一样的人?”

    龙玉清吃痛叫出声:“你先放开我!”

    李赫松了些力道,听龙玉清说:“你以为我甚么香的臭的都要?我知你有那洁身自好的好名声,你不妨去打听打听,我也是如此!”

    见李赫不吭声,她又贴近他,一副小儿女的情态,“我自小到大,甚么美男子没见过,只有你,让我一眼钟情。你不知,我从山上用远目镜看到你,就移不开眼,看了好久呢。”

    闻言,李赫明明掌心发烫,却撂开龙玉清的手腕,用颇清冷的语调说:“殿下还真是从未矜持过。迷于外貌这等浅薄之事,也能不避讳说出来。”

    龙玉清不爽道:“喜好美男子怎么浅薄了?”

    “这世间风景绮丽,今日为这朵花所迷,明日便会为另一朵所迷。不是浅薄是甚么。”

    李赫说着,还不屑似的冷哼了声。

    那腔调,有多清高便有多清高。

    好似与这等浅薄之人为伍,会玷污他高洁形象。

    龙玉清趴在李赫胸膛上,眨巴着长睫,委屈地说:“人家对你是‘始于外貌,陷于品性’,我才不是朝三暮四之人!”

    李赫听了,还是沉默,龙玉清的手在他上身轻轻摩挲,他却未再阻止,只是呼吸渐重。

    “从小见母皇宠爱郦文,那贱宠恃宠而骄,造出种种祸事,我便发誓,这辈子只有一人。”

    龙玉清牵起李赫的大手放至自己心口处,“你听听,我说的是否是真的。”

    李赫并未像以前那样,触电般躲开。

    初始,他的手半握成拳,不过片刻,他那宽大的掌心又渐渐松开。

    “你若还不信,我来证明我诚心。”

    龙玉清借机滑下。

    李赫已成为了手无寸铁的败兵。

    ……

    第二日上午,见龙玉清还是病歇在房内,马二娘便去瞧瞧她。

    进了屋,见龙玉清还是同昨日一样,翘着二郎腿躺在炕上,膝盖来回摇晃,口中哼着小曲。

    那模样闲适得很。

    马二娘一双眼睛在龙玉清身上打量,想窥出甚么天机来似的,“小青,还不舒服呐?”

    龙玉清扫了她一眼,点头:“嗯。”

    见龙玉清两个嘴角红肿,唇皮也破了一点,马二娘不自在地咳了声,“昨夜我好像听到了点动静,嗐……现在小赤好了,你们也要节制点的,天天下不了炕迟早会虚的,这翠山坪的分工明确,一个萝卜一个坑,误了事不行的……”

    没等她说完,龙玉清就将纤纤双手举起来放到她眼前。

    那双粉白娇嫩的掌心看上去有点不太对劲,有些发红。

    马二娘还未端详清楚,龙玉清就收回了手,神秘地笑,“二娘你不必担心,就是给赤郎疏通一下。”

    “啊……哦,这样啊。行,那你好好休息吧。”马二娘有些尴尬地要走。

    龙玉清重又躺下,吩咐:“你出去时,麻烦跟赤郎说声,我想吃李子。”

    马二娘去向李赫传达了这句话后,李赫背筐便去了后山。

    不大一会,他摘了一小筐新鲜李子回来,看那样子,已在溪边洗干净了。

    他坐在石桌旁,挑出个头大的、颜色黑紫的,每个都捏出核来,放到碗中。

    期间有学童过去要李子吃,他用眼神示意框中拣剩下的,“拿去吃吧。”

    几个学童一直在瞄碗中那黑紫皮黄瓤的大瓣李子肉,却不敢开口要。

    赤郎老师虽长得好看,却不苟言笑,更不同他们玩闹,严肃得有些吓人,他们都不敢靠近赤郎老师。

    碗里的李子肉堆起来,李赫端着进了屋,随手带上门。

    一见李赫进来,龙玉清来了劲,从炕上弹起来,把脸探过去让他看。

    “李赫,你太过分了!”

    龙玉清扬起下巴对着明光,指着自己的唇角,好让他看得更清楚。

    对着龙玉清娇蛮的目光,李赫脸有些发红,嗓音里带了几分磁哑,“再也不会了。”

    就着亮光,他拿出药膏为龙玉清涂上。

    涂完后,龙玉清一下子从炕上跳到李赫怀中,李赫稳稳地托住了她。

    龙玉清攀着他脖颈,笑嘻嘻地娇声说:“虽然吃了些苦头,可你也总算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如此想来,这点苦也不算甚么。”

    李赫无声淡笑,破天荒地,主动吻住了她。

    他这难得的主动,已说明了一切。

    龙玉清心内暗爽,微微仰首,让他能更好地亲到自己。

    他这身躯真是强壮,像棵扎实的大树,这样攀在他身上,稳稳当当的甚是舒服。

    长得也那样英俊,她可真有眼光。

    两人轻喘着分开,龙玉清故作矫情去试探李赫。

    她娇滴滴地说:“李赫,我们都这样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任。”

    李赫并未在意她造作的腔调,他抵着她额头,只说了两个字,却重若泰山,“会的。”

    龙玉清是了解他为人、深知他城府的,想让李赫作出承诺,是件比登天还难之事。

    对己方无利之事,他绝不会松口去答应甚么。

    可在这种情形下,他却轻易给出了承诺。

    龙玉清心内欢喜得很,刺激的成分更大,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李赫真正对她俯首称臣的那一日。

    到了他深深陷入之时,她将他无情抛弃,让他痛苦、备受折磨,她才会真正出一口气。

    想想便令人振奋。

    龙玉清甜笑着拿起一瓣李子肉,递到李赫嘴边,“你先吃一个。”

    李赫张唇咬进去,她却又凑上去,用舌撬开李赫的唇,去抢他嘴中的李子肉。

    李赫从喉中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垂眸看她,大舌攻入龙玉清唇中,将她刚抢来的李子肉又卷了回去。

    龙玉清哪里肯甘示弱,掰着李赫的腮,又去抢。

    两人你来我往,把个李子吃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碗李子,吃了大半日,吃得两人红霞满面,嘴唇上泛着一层沾着糖汁的光亮。

    *

    “小青姐,你身体终于好了,这两日可把我们急死了。见不到你,又不让进去看你。”大小丹一左一右跟在龙玉清身旁,向她抱怨道。

    龙玉清拿着一根芦苇,来回敲着路两旁的杂草,看上去心情很是愉悦,“你们做事要沉住气。”

    “主要是太想你了。”

    “这不是出来了么。”

    仨人到溪边捕鱼,龙玉清守着鱼篓坐在块大石头上,看着大小丹站在水中忙活。

    这山溪中的鱼可真是鲜的很,做出来的汤雪白,虽是甚么材料也没加,味道却不比宫中的差。

    不一会便有收获,大丹捕到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他立刻“哗哗”涉水跑到龙玉清跟前,向她邀功,“小青姐,你看,多大一条!这一条就够你喝四碗汤的!”

    “哇,好厉害!”龙玉清为他拍掌。

    那边小丹更是蓄满了劲儿,终于捕到一条,不及大丹那条大,他说:“小青姐,其实小点的鱼肉更紧,更鲜。我这条大小正好。”

    大丹听了,直接抄起一捧水向他扬来,小丹愤怒地回首,“哗哗”走几步,也朝大丹泼水。

    两个少年弯着腰,手上不停舀那溪水,泼向对方,把小溪愣是翻腾出两方大浪来。

    没几个回合,两人身上全湿透了。

    龙玉清在岩石上看得直笑,发出银铃般笑声。

    听到龙玉清笑,大小丹也不再气对方了,也跟着笑起来。

    大丹趁机将小丹摁进水中,小丹紧拉着他衣袖,将他也拽倒在水里。

    “哈哈哈!”龙玉清笑声更大,用脚扑起水花扬向他们俩。

    那俩少年起了坏心眼,又团结一致,一起向龙玉清泼水,把龙玉清也变为了落汤鸡。

    三人玩够了,又捉了几条鱼,才踏上归途。

    龙玉清站在岩石上说:“我鞋子湿了,路上都是石子,我可不想光脚走回去。”

    “我背你!”大小丹争着说出口。

    龙玉清似是早已想好了对策,笑着说:“你们一人背一半路程吧!”

    大丹先过来背她,走近了,看清龙玉清那双玲珑雪白的双足,脸一下子烧得通红。

    再看看龙玉清身上,被水打湿的衣裳已经透了,都能看得到里面贴身小衣的形状。

    “转身!”龙玉清见这少年的呆相,便抬脚甩了他一下。

    大丹脸更红,连忙转过身去,扎上马步。

    一路上,见大丹双耳的红色始终未退去过,龙玉清心内暗笑:这山中少年真是又淳朴又纯情。这年纪,搁那些藩王世子那里,早就有过好几个女人了。独李赫这个伪君子是个特例。这才让她钻了空子。

    她真是厉害呐,居然让李赫甘愿说出“会对她负责”这种话。

    一想到李赫郑重说出来的那两个字,龙玉清就心情大悦,她甩着腿,一路上都哼着小曲。

    走到翠山坪入口处,李赫已等在那里。

    见龙玉清圈着小丹的脖子,伏在在小丹背上,李赫面色冷沉如寒铁。

    待他目光再落在龙玉清那双俏生生的裸足上,他的脸,很明显的垮了下来。

    龙玉清仿佛没读出来李赫的情绪,还兴奋地朝他招手,“赤郎,换你背我了!”

    李赫拉着脸,快走几步,将龙玉清从小丹背上摘下来,直接打横抱着她,快步往屋内走去。

    一进屋,他便将龙玉清扔到炕上。

    那是真的扔。

    龙玉清打了几个滚,被那坚硬的炕硌得叫出声来:“哎哟!”

    她爬起来,揉着身上,气愤喊道:“李赫,你干甚么!不愿意背就算了!”

    李赫却盯着她被水打湿的衣裳,眸中燃着怒火,“你心中还有男女之别么?衣裳都湿成这样也不知回避!”

    龙玉清信口胡诌,就怕拱不起他的火来,“你以为谁都跟你这样,眼里直盯着我这里,大小丹根本就没发现!你大惊小怪甚么。”

    李赫被她堵得脸发红,又不好把话说得太直白,便说:“你以为他们是孩童么?他们年已十五,喉结都有了!”

    龙玉清不以为意地撇嘴,“那我衣裳湿了我该怎样,总不能找个地方藏着不回来吧?”

    “你不该跟他们单独出去。”

    李赫冷冷说完,就不再理她,自顾自地去洗漱,又在院中洗换下的衣物。

    龙玉清扒着窗框,看他愤怒的背影,乐得偷偷直笑。

    她也去冲了个澡,披上一件宽大的衣袍,待李赫进屋时,她便一下子跳到他身上。

    尽管神情很冷淡,但李赫还是立即托住了她。

    这才发现,她披的竟是他的外衣,里面只穿了件肚兜。

    龙玉清圈着他的脖颈,娇声道:“我的干净衣裳在哪儿,我找不到了。”

    李赫定定看着她,没有回答。眸光却并不温柔,带着一种略有压迫感的审视。

    龙玉清娇滴滴地说:“别生气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他们单独出去了。”

    话说着,外衣从她肩上滑落,露出她雪白光滑的双肩、双臂。

    她那眼神水盈盈的,闪着亮彩,满是柔情地盯着李赫,似在邀请。

    李赫心中暗火终于找到了地方宣泄。

    他将露着大片雪腻肌肤的少女放到炕上,倾身吻她。

    ……

    李赫掌心滚烫得吓人,他毫不怜惜地蹂.躏着龙玉清的双足,将那雪白的肌肤上搓起一片消不掉的红块。

    因常年练剑,他双掌上都有硬茧,龙玉清肌肤又嫩,被拉得直求饶。

    “男女授受不亲,在这山里也要严守。这里不能给别人看,更不能让别人背。可听到了?”

    李赫将那双玉豆腐似的脚攥在手中,抬眸望着龙玉清。

    “知道了。”龙玉清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见她双足发红,尽管还想,李赫却也停了下来。

    龙玉清趁机钻到他怀中,圈着他,委屈说:“你也不能全怪我。我自小身边都是男子,怎能跟平常女子那样严守男女大防?有些事我从未在意过,原来其他人竟是在意的,现在我总算知道了。”

    她说的这话有几分道理,李赫算是勉强接受了。

    毕竟身为皇太女,先将自身看作国储,其他身份都要靠后站。

    她身旁所围绕的,都是位高权重而又对她言听计从的男子,这令人卑躬屈膝的至高权力与地位,早令她模糊了男女之线。

    甚至,他猜测,她应是从未细思过她是名女子这件事。

    身为皇储,是男是女,没甚么区别。

    李赫语气总算缓和了,有力的手臂圈住怀中白软的少女,低声说:“下不为例。”

    龙玉清给了他一个吻,开心地直笑:“你要多教我!”

    李赫终于也笑了,轻吻她黑亮的长发。

    他望着怀中的龙玉清,见她安安分分窝在他胸膛上,看上去就是个柔顺的小女子,与京中那个狡诈的皇太女判若两人。

    若实在出不去,在这里待着,倒也不错。

    虽无荣华富贵,起码,会一辈子无忧无虑,平淡温馨地过完。

    最重要的是,他与这个淘人的小丫头会风平浪静地这样相守。

    若是出了山,回到那政治漩涡,他不确定,他们之间,还能否平和地说上一句话。

    门被敲响,大丹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青姐,给你舀了碗鱼汤来,让你先尝尝!”

    李赫用外袍将龙玉清盖住,下炕开门出去,又将身后的门带严实,说:“一会我自己去盛。这碗你们自己吃吧。”

    “哦。”

    大丹欢喜的神情立时降了温。

    李赫客气地将他送出去,见小丹也端着碗鱼汤过来,便将他们一同堵在树下,看了看四周无人,李赫说:“你们也都通人事了,我便明说了。我与小青是夫妻,需要独处时间,你们不要再来找她。”

    这大小丹见最近小青总是被李赫管着不出来,几乎没时间跟他们玩,心里早就不舒服,见李赫还这样说,他们少年心性,可就忍不住了。

    大丹说:“赤郎老师,我们知道,你其实是小青的叔叔。我们真心喜欢小青,你怎么就不让小青跟我们玩呢?我们哪里做得让您不满意,你指出来我们改!”

    小丹也说:“对啊老师。在这翠山坪中,也就我俩跟小青年岁相近,将来小青肯定就是嫁给我们其中一个。你放心,只要娶了小青,你就是我们的叔叔,我们一定会孝顺你,为你养老送终……”

    话说到一半,小丹就扭住了嘴,直接被李赫阴冷的眼神吓了回去。

    “我最后说一次,小青是我妻子。若你们再与她独处,休怪我下手没有轻重。”

    说着,李赫眸光冰冷,手中弹出一枚铁丸,击在一根甚是粗壮的树枝上,那树枝顷刻间被击穿出一个洞。

    随着一声闷响,那穿出的铁丸又深深钻进对面一棵树的树干中。

    大小丹顿时噤了声。

    李赫离去,转身进了屋。

    一进去,他就将龙玉清翻过身来,“啪啪”对着她臀部打了几巴掌。

    “你干甚么!”龙玉清气得踢他。

    她只见过孩童被大人打屁股,她堂堂皇太女,居然被臣下打屁股,太耻辱了。

    李赫攥住龙玉清的脚腕,冷声质问她:“‘叔叔’是怎么回事?”

    怪不得他看起来这样生气。

    龙玉清又忍不住笑了。

    她振振有词地说:“还不是你刚来这里的时候,不理我,天天跟尊石雕似的,我想让大小丹陪我玩,又怕他们顾忌我们是夫妻,便只有扯谎了。”

    事实确实如此,过去之事李赫也并不想再辩解,他不轻不重捏了下她脚心,以命令的口吻说:“今日就跟他们解释清楚。”

    “好吧。”

    龙玉清又缠上来,李赫默许了。

    她的双手、双脚都不安分得很,像只顽皮的小猴子,把李赫当成一棵坚实的大树,一会吊在他身上,一会爬到他身上,一会又把脸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李赫,你真好看。”龙玉清嗅着他身上的气息,趴在他身上。

    李赫抚着她的长发,哑声说:“别闹了,该吃饭了,我们出去吧。”

    龙玉清亲了他一下,娇声说:“你帮我穿衣。”

    “好。”

    李赫起身,为她拿出外衣,让她站在炕上,他站在炕下为她穿衣。

    晚饭间,翠山坪这十几口人,围在一大锅冒着热气的鱼汤前,吃得热火朝天。

    这龙玉清可不跟上次吃鱼似的,只喝汤不吃肉了,她把碗推给李赫,“赤郎,你给我把刺拣出来。”

    李赫便认真为她挑刺,将挑好的雪白鱼肉放到一个干净瓷碗中,龙玉清只管放心吃。

    这淡水鱼鱼刺甚多,煮了许久肉也有些破碎,李赫却丝毫不觉麻烦,饭也不吃,很耐心地先为龙玉清拣鱼刺。

    袁周不禁蹙眉:这真是官小姐做派。

    他早就看出来,小青这小丫头,最是颐指气使,活儿从来不干,还惯常挑三拣四,把大小丹使唤得跟奴才一样。

    就她自己的换洗衣裳,之前是马二娘洗,现在是小赤洗。

    翠山坪那些不满十岁的孩童,还会洗碗刷盘收拾桌子,她吃完饭,抬起屁股就走了。

    也就是还识得几个字,能为孩童们编书,要不就真是饭桶一个了。

    袁周便说:“小青,这鱼肉啊,你吃一口进去,边嚼边往外吐刺,很快的。”

    龙玉清冷哼一声说:“平日里都是有人为我挑好刺,我才吃的。我要么不吃,要么只吃没刺的鱼肉。”

    她说的是实情,李赫也深知,不过在袁周和马二娘那里听来,着实是四体不勤的官小姐做派了。

    马二娘与袁周不禁对视一眼,神情颇是无奈。

    李赫挑出来大半碗鱼肉,龙玉清才高高兴兴地端起碗吃起来。

    她夹起一筷子,先送到李赫嘴边,“你尝尝。”

    李赫含笑吃进去,说:“很新鲜,你快尝尝。”

    龙玉清依言尝了一大口,“哇,又鲜又香!”

    见她吃得欢,李赫不由得宠溺地笑,“你想吃,明日我再带你去弄一些。”

    龙玉清也报之以灿烂的笑容,“好啊!”

    马二娘跟袁周再对视一眼,已然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这饭酸死了,真吃不下去了。

    果然是房中和谐了,哪哪都和谐。

    他俩刚来这里时,明明不是这副蜜里调油的模样的。

    在外连话都没几句。

    大小丹看这情景,却是满腹哀怨,鲜美的鱼汤都食之无味。

    待吃完饭,龙玉清便叫过他们,看起来颇愧疚地说:“抱歉瞒了你们,其实赤郎是我夫君。只是之前跟他没有深厚感情,所以不愿跟他在一处。不过现在,我俩有默契了。我以后要注意分寸的了,我们就少在一起玩吧。”

    大小丹只得接受这荒诞的现实,他们生性淳朴,并不怪龙玉清欺瞒他们,只是心里满是失落,愣是觉得日子没了盼头。

    第二日,李赫带了龙玉清去溪间捉鱼。

    到了溪水那里,李赫直接将龙玉清抱到一块大石头上,说:“水凉,你在这里看着就好。”

    龙玉清便坐在石头上看李赫捕鱼。

    李赫将裤腿挽上去,露出肌肉虬结的大腿,一动不动立在水中,手中举着削尖的竹剑,凝目盯着水中的一举一动。

    清澈的水中,有黑影掠过,李赫眸光忽地变锐利,手臂肌肉隆起,将竹剑掷下去。

    溪中瞬间起了水花,李赫执起竹剑,果然是一条黑金色的大鱼。

    龙玉清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石头上喊道:“快拿来给我瞧瞧!”

    李赫笑着涉水过来,举着竹剑给她看,龙玉清接过去,怎料那鱼力气实在是大,乱扑腾起来她险些没拿住竹剑。

    李赫攥住她的手,帮她稳住,待她看够了,便将鱼放进鱼篓中,说:“你慢慢玩吧。”

    在宫中长大,龙玉清每日都会吃鱼,各种做法都有。

    不过除了识得池塘里的金鱼鲤鱼,知道有海鱼淡水鱼之分,它们口感也千差万别,她几乎对鱼一无所知。

    见这鱼鳞上还有金光,便问:“这是甚么鱼?”

    “鲫鱼。”

    “你怎能认得出来?”

    “它们生得不一样。就像人一样。”

    “是么。你再捕个别的鱼给我看。”

    “好。”

    那厢李赫在认真为她捕鱼,认真做事的美男子看起来更添魅力,龙玉清不禁心猿意马。

    她便在岩石上不安分起来,净在李赫身后捣乱,一会用水泼他,一会用小石子偷袭他。

    弄得鱼都跑了,李赫怎么说她都不听,这大半日过去,没再捕到一条鱼。

    见她得意洋洋地朝他做鬼脸,李赫眸色变深,“哗哗”过去,她却站起来,猛地就往李赫身上跳。

    李赫连忙托住她,她狡黠地笑:“想怎么样?”

    李赫真是对她无可奈何,作为皇太女的她让他无从下手,作为小丫头的她也让他束手无策。

    他将她挤在石头上,俯身亲她。

    龙玉清那双手还不安分地去扯他衣襟,将他弄得衣衫凌乱,半开半合,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沉浸在俏皮少女的香甜味道中,心甜如蜜。

    ……

    待两人红着脸分开,却见那鱼篓不知何时早就飘远了。

    最终,李赫将几根芦苇编成草绳,提着后来捕到的几条鱼回来。

    马二娘见他们两个全身湿了一半,问:“鱼篓呢?”

    李赫说:“冲走了。”

    那鱼篓是翠山坪最大最结实的一个篓子,马二娘亲自编的,听此,她心疼得要死,顺口而出:“你们在干甚么,俩人都守不住个篓子!”

    此话一出,便见那小青唇角上扬,露出一个回味无穷的笑,而李赫,也隐秘地微笑。

    这……

    马二娘无力扶额,“你们应当很快要有好消息了吧?”

章节目录

他被女帝始乱终弃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aggi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aggieS并收藏他被女帝始乱终弃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