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个小时后,火车终于抵达站点,虽然一路舟车劳顿,可他却管不了这些,马不停蹄地赶往镇里的医院。

    经过沿路时,管嘉明不自觉地观察着车窗外的光景,一场暴雨把清丰镇下得满目疮痍。天灾、人祸,就这么来得毫无征兆,几条熟悉的道路上布满泥泞,车里的广播通报着伤亡人数。暴雨带来了泥石流,很多贫户的家都被泥沙雨水冲垮了。

    管嘉明一直保持着跟李老师的联络,每一通电话里的内容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不敢怠慢,也不敢不集中精力,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李老师告诉他,阿婆的情况很不好,在遭遇泥石流后,阿婆浑身上下都是擦伤,镇里的医生判断,阿婆小腿的状况不容乐观,但是目前无法断言病症,需要去市里的大医院做全面的检查。

    管嘉明过去很乐观,可这些传达却让他手脚冰冷。

    镇上的医院里里外外的都是人,嘈杂喧闹的声音从门诊部一直传到住院部,管嘉明抵达时,病房外坐着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镇医院没有市医院那么讲究,葛爷也来了,管嘉明看到了他脚底下满地的烟头。

    蓝又树头一个窜到他跟前,李老师则满面愁容,在见到他时很快就把这些表情藏了起来。

    “嘉明哥……”蓝又树打量着管嘉明的脸色,踌躇几许才说:“你总算回来了。”

    管嘉明摸了摸蓝又树的脑袋,发现他长高了。

    “阿婆她……”

    蓝又树还没说完,立马转头看了李老师一眼,李老师示意他坐回去,蓝又树这才闷闷不乐地往回走。

    李老师:“路上很辛苦吧?”

    管嘉明苦笑道:“没有。阿婆怎么样了?”

    李老师叹了口气,神色并没有缓和,“医生说需要立马去市医院做检查,但是现在找不到车,阿婆腿上有伤,我怕她坚持不了,清丰镇到长清市至少有三个小时的车程。高铁火车我也看了,票也卖完了。”

    管嘉明没有说话,想进病房。

    李老师连忙拦住了他:“你先等等。阿婆刚才睡着了,医生给她打了滞留针,现在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

    管嘉明欲言又止,此时此刻,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见管嘉明满脸的疲倦,李老师关心地问道:“你别着急,车的事情我再联系联系总能有办法。嘉明,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怎么瘦了这么多?”

    管嘉明蹲下身,兀自摇头,沉默掩盖着一切,李老师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一个小时后,蓝又树告诉管嘉明,葛爷联系到了市里的医院,那里有位医生愿意派发车辆,只不过时间在明天早上。

    蓝又树汇报完好消息后,管嘉明的表情并没有轻松起来。

    他也不会安慰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递给管嘉明:“嘉明哥,我陪你一根。”

    管嘉明:“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蓝又树:“刚学不久,这玩意儿,抽一两根还行。”

    管嘉明似是笑了一下,从他递来的烟盒里抽出一根,没有点,而是放在鼻间闻着。

    蓝又树感到诧异,眼睛盯着管嘉明的动作,想起什么,忽又下意识猛地止住了。

    “少抽点。”

    “哥……”

    “嗯?”

    蓝又树卡壳了。

    “没事。我帮你点烟吧。”

    管嘉明摇摇头,“不用。”

    蓝又树默默收回打火机,烟雾缭绕里,他有点看不清嘉明哥的脸。

    嘉明哥的变化很大,他多少猜到一些了,很多事言不由衷,不用赘述,也不用延伸。

    即便蓝又树知道他一直都想镇定、想表现得不那么难过,可到底是人,谁会完完全全藏得住呢?

    他哥是最能藏的人,也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会忍耐的人。

    长清市灯火通明。

    雨还在下,医院住院部大楼的窗户密闭性很好,隔绝了外界的一切纷纷扰扰。

    诊断结果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悬着一颗心。

    阿婆被诊断为骨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别的身体器官了,医生说,阿婆最多只能活一年。

    “家属呢?家属在报告单上面签个字!”

    没有人看见管嘉明。

    蓝又树惊醒过来,指着楼梯口说:“嘉明哥刚刚跑出去了!”

    李老师对医生说:“不好意思医生,签字的事情先等一下,我先去缴费吧。”

    葛爷在一旁拿着明细,拍了拍李老师的肩膀,“你去找他,我来缴费。”

    “葛爷……”

    “去吧。”葛爷道,“那孩子现在正需要人拉他一把。”

    雨还没停,天色刚亮,云霭密布,周围高楼林立,将医院团团围住,像一个鸟笼。

    李老师最后在医院的花园里找到了管嘉明。

    他淋着雨,无神地坐在那里,雨水砸在他全身的各个地方,可他像毫无感知,如同垂落在江边的柳枝。

    他双目固定,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在他的眼里,他静得有些让人不忍打扰。

    李怡走到他面前,将雨伞倾斜在他的头上。

    管嘉明怔愣了几秒,抬头对上了李怡的视线。

    李怡看到了一双破碎又无助的眼睛。

    管嘉明见到李老师,又把头低下,浑然不觉地打了个寒噤,他抱着自己的膝盖,好像这样才能让他不那么孤独。

章节目录

假暧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linzew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inzew并收藏假暧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