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

    作者:笙落落

    简介:

    【接档幻言《女战神穿成豪门长嫂》求预收】

    过劳死的秦月,穿成了一本娱乐圈文里的女炮灰。

    书中的她嫌弃病秧子丈夫除了脸一无是处,对他充满了厌恶。最终因坏事做尽,自食恶果,跳楼而亡。

    秦月:我不理解。

    累死累活有什么用?有贤惠老公给她洗衣服做饭,她一回家不仅可以舒服躺平,还能抱帅哥、摸腹肌,这才是神仙日子!

    越想越激动,她“吧唧”一口亲在老公冷白的俊脸上,放出豪言:“亲爱滴放心,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一个碗刷~”

    清冷矜贵的男人看着她,目光深不可测,半晌,缓缓笑了。

    “好。”

    ***

    为了“养家糊口”,秦月签了一档报酬丰厚的生活真人秀。

    其他嘉宾要么是顶流巨星,要么是豪门巨子,正好不用她辛苦营业。

    便宜老公表示,要和她一块参加。

    秦月眼睛一亮:“可以啊,来来来,我先向你传授一番摸鱼技巧,到时候咱们舒舒服服把钱挣……”

    节目开始后,就出现了这样一幕——

    其他人争奇斗艳,秦月和她老公岁月静好。

    没想到引爆热搜的反而是她那位“平平无奇”的老公?

    厨界泰斗管他叫老师,强烈要求登门学习;

    赛车冠军管他叫前辈,渴求和他赛上一场;

    科研大佬管他叫导师,喊着让他重回实验室;

    还有商界巨鳄,电竞神话等等……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更有一大批人,磕起了他们的cp——

    别人想和他说句话都困难,这个女人竟然能吃他亲手做的饭!穿他洗的衣服!晚上还能抱着他睡觉!呜呜呜呜又好酸又好磕!

    秦月傻眼了。

    所以……只是炮灰的她,竟然妄图养龙傲天???

    她不配,她溜……男人把她拽了回来。

    “我可以解释。”

    她皮笑肉不笑:“行,你说吧。”

    等等,你说话就说话,带我去卧室干什么?

    ***

    因为一些原因,靳闻则闪婚了。

    他摘掉了身上所有的光环,无视了妻子的谩骂,漠然地看着她在娱乐圈头破血流。

    直到这具身体换了灵魂。

    从此阴云散尽,皎皎明月入怀。

    【双c双初恋,女主后面会退圈】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月,靳闻则 ┃ 配角:现言接档《女战神穿成豪门长嫂》求预收 ┃ 其它:古言接档(嫁掌印)求预收

    一句话简介:我们夫妻俩柔弱不能自理

    立意: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家人

    第1章 过日子1天

    你是不是不行?

    “检查一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一道清冽磁性的男声传入耳畔,耳膜都酥麻了一下。

    秦月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浮木,眩晕的感觉退去,呼吸畅通起来。

    她的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长相优越得如同游戏里的建模,深不见底的眸子正静静地注视着她。

    秦月被惊艳得半晌都没眨眼,直到那个男人屈起修长的指节,在木桌上敲了敲。

    她终于回神,往桌子上摊着的文件看去。

    “离婚协议书”几个黑色大字,陡然撞进她的眼帘。

    这什么情况,她一个母单怎么离婚?

    目光不由自主地向下移动,最后落在右边的签名上。

    “靳闻则”几个字,笔走银钩,棱角犀利,气势凛然。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正当她回想之际,脑子嗡的一声,涌入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想起来了!自己囫囵地看过一本娱乐圈小说!里面有个女炮灰的前夫,就是叫这个名字!

    而她在加班猝死后,竟然穿成了这个女炮灰!

    一想到原主的凄惨下场,她跳动的心都要停止了。

    把目光从离婚协议书上艰难抽离,她惶惶地左右看了看,对上了书里的酒店场景,最后落回靳闻则的脸上。

    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没有丝毫表情,薄唇微微抿着,漆黑的瞳孔,压迫感十足。

    “秦月,还有什么问题吗?”他淡漠又疏离地问,看不出两人之间有丝毫夫妻之情。

    “咚,咚,咚”,心跳得越来越快,她感觉很渴,浑身都烧了起来。

    “我……”她站起身,刚说了一个字,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栽了下去。

    对面的男人始终无动于衷,手指都没抬一下,更别说扶她。

    秦月脑子混沌沌的,不知被什么力量驱使着,手撑着桌子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对面的男人走去。

    男人终于有了点表情——他皱起了眉。

    脚下又是一个踉跄,不过这次,她的手搭在了他的胸口,触感坚硬。

    “让开。”他冷冰冰地说。

    秦月脑海中最后一根弦也绷断了,任性地拒绝脱口而出:“我不。”

    她纤细的胳膊犹如藤蔓一般,攀上男人的脖颈,身子也软软地贴了上去。

    依靠的身躯,顿时更加冷硬,头顶扎来的目光,似两柄寒刀。

    放在平常,秦月肯定已经怂了,但是她现在不仅兴奋,还胆大包天。

    微微抬起头,她直接对着他好看的唇亲了过去。

    边亲,边挑衅地问:“你不是我老公吗?这都不碰我,是不是不行?”

    男人重重吸了一口气,胸膛都微微塌下去一块,隔着衣服,她感受得到他重重的心跳。

    她不满地拍了他心口一下,再次抬头,直接咬上了他的唇!

    最后的记忆,是身子腾空而起的失重感。

    “砰”,又被重重地丢在大床上。

    男人倾身而下……

    *

    “嘶”,秦月酸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缓缓睁开了眼。

    入目是一片洁白的房顶,水晶吊灯折射着晨光。

    她身体陷在柔软的白色被褥里,满头青丝散开,露在外面的雪色胳膊上,有点点红痕。

    触碰到了开关,记忆像是潮水般回笼,她的瞳孔猝然一缩。

    啊啊啊!昨天晚上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啊!

    猝死、穿书、碰上离婚现场,结果婚没离成,还把人给扑倒了!

    昨天到后面,画面特别混乱,细节她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她一直挑衅人家,本来前半夜就能结束,硬是被“教训”到了天蒙蒙亮!

    秦月颤抖地抓住面前的枕头,“砰砰砰”地把脑门往上砸。

    苍天啊,来个雷劈死她吧!!

    雷没有,只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她由衷地希望是酒店的服务生来打扫卫生……可惜不是。

    靳闻则已经穿戴整齐。白衬衫,黑裤子,黑色皮鞋,整个人纤尘不染。

    他的衬衫扣子系到了最上,喉结半遮半掩,有种禁欲的气质。

    单手插在口袋里,袖口微微向上,一串小叶紫檀手链,松松地戴在他削瘦的手腕上。

    和她的狼狈相比,他就像个不染尘埃、无欲无求的佛子。

    秦月尴尬得皮肤都泛起粉色,默默移开了目光,身子也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起床么。”男人淡淡地问,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磁性。

    秦月蜗牛似的“嗯”了一声,小声嘀咕:“你先出去一下。”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