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次商务晚宴,她不是一直往大佬身上贴嘛,啧啧,做出这种事,我真是不意外】

    【呕,真恶心,原配快回国,好好教训一下这女的】

    【这种劣迹明星就该封杀!】

    【她代言过什么?我马上去投诉!】

    【噗,要不是出了这次的事,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明星】

    ……

    对面,何降雪正在猜测:“王家那个主管?还是张家的大少爷?再不然是你上部戏合作过的男主角?”

    她肉眼可见地暴躁:“不管是谁,马上联系他,问他怎么才肯配合你澄清。”

    叹了口气,她数落:“我早就说过,让你别走这些歪门邪道,你就是不听,这回踢到铁板了吧?”

    秦月把手机倒扣在桌子上,看向她:“你猜的那些都不对。不用联络,我自己就能澄清。”

    何降雪挑眉:“你怎么澄清?除非你说昨天和你在酒店过夜的是你老公。”

    秦月露出了一个微笑。

    “……还真是他?”何降雪瞪大眼睛,目光跟x光似的上下扫着,摆明了不信,“你不是最讨厌他了吗?领证两年都没见过他,怎么和他过夜?”

    秦月尴尬地挠了挠脸:“嗯,情况有点复杂,但的确是他。”

    何降雪定定地看了她半晌,心放下了半截。

    “什么时候澄清?”

    “先不急。”秦月问,“李方舟呢?”

    酒店的房间隔音太好了,加上她昨晚神志不清,根本就不知道他来没来。

    被拍到的不是他,营销号却依旧爆料,表示他很可能失联了。

    不把他解决,她就算是澄清,也有后患。

    何降雪摇头:“不知道,电话打不通,他也没联系我。”

    提到这个男人,她就一阵厌恶:“亏他在你面前表现得那么纯情,果然都是演的!还骗你他单身!诡计多端的男人。”

    “他背后的人是冲着我来的,当然得把套设计得完美才行。”

    何降雪眼神一冷,沉吟片刻,道:“是了,这一切都太巧了,你昨天晚上出了状况,今天就被拍,还被骂上了热搜。是谁在害你,有头绪吗?”

    秦月看过原书没错,可那是在休息的间隙看的,原女主的剧情她都不怎么记得了,更别说一个蹦跶了没多久就下线的炮灰。

    她只记得,这件事和原女主的经纪人冯盼有关。

    看着何降雪,秦月说:“我似乎见过李方舟和冯盼联系。”

    提到这个人,何降雪的眼里燃烧起怒火来。

    “我知道了,我会去调查。今天你没什么通告,先回去吧,澄清的文案是你自己还是公关部来写?”

    “这件事暂时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自己来写吧。“

    “嗯。”

    秦月与何降雪告别,往电梯走去。她签约的是傅氏旗下的公司,名叫怦然娱乐。

    公司里签了大大小小上百位艺人,还有无数尚未出道的练习生。

    电梯下行,中途停下,上来了一波人,把本来就不大的电梯挤得满满当当。

    她正沉思结婚证被原主放哪了,忽然听到一个甜腻的女声:“师姐,网上的新闻我看了,我相信师姐不是这样的人。”

    抬起头,才发现说话的是本书的女主,何夏夏。

    和原主不同,何夏夏已经是一线小花,出入都带着八个助理,一身名牌高定。

    红气养人,所以哪怕她长得没秦月大气漂亮,多年医美+化妆下来,看着比秦月光鲜亮丽多了。

    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对于先签约的前辈,都是要叫师兄或者师姐的。

    何夏夏一口一个师姐叫得乖巧,可簇拥着她的那几个助理,正眼都没看过秦月一次,更别说主动打招呼了。

    原主对何夏夏一向厌恶,因为除了同事,她们还有另外一层关系——重组家庭姐妹。

    这层关系,公司里除了她们两个,谁也不知道。

    原主嫉恨何夏夏,疯狂针对她,冯盼应该是因此对原主出了手。

    想到李方舟隐瞒已婚身份,欺骗原主的感情,秦月神色一凛。

    但她并未像原主那样,对何夏夏冷嘲热讽,而是淡淡“嗯”了一声。

    何夏夏没等到她发飙,眼里略带疑惑,继续笑道:“要是师姐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联系我哦。”

    “那你帮我发条微博,说你相信我吧。”秦月“耿直”地说。

    “……”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秦月勾了勾唇,“先谢谢师妹了,再见。”

    她走出电梯,留何夏夏脸色难看地怔在原地。

    等她开车往自己住处驶去,何夏夏给她发来了消息。

    【姐姐,不是我不想帮你发,实在是我的账号都是公司在管理的,抱歉哦[哭泣]反正我是相信你的,你千万要坚强!】

    秦月嗤笑一声,一个字都没回。

    之前站在何夏夏的视角上看这本书,觉得她的心机还挺有意思的,会帮她拿下一桩桩资源,让她收获成功。

    现在站在原主的角度,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何夏夏她爸是个凤凰男,事业能崛起,全靠娶了秦月的母亲叶婷芳。

    她跟随爸爸到秦家来生活后,把叶婷芳哄得团团转。

    明明秦月才是叶婷芳的亲生女儿,叶婷芳却更喜欢何夏夏,总是责备秦月,最后更是失望到要和她断绝关系。

    秦月想要得到母亲的肯定,想把何夏夏踩在脚下,所以异常渴望成功。

    这些穿书而来的她都不在意。她已经把自己卷死过一次了,旁人爱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命最重要。

    二十分钟后,她到了住处。

    因为和叶婷芳闹矛盾,她一直住的都是公司分配的宿舍,一间只有四十平米的小公寓。

    原主东西很多,又不爱打扫,她在里面转个身,都差点被箱子绊倒。

    翻箱倒柜地找了半天,她确定原主的结婚证已经被她给搞丢了。

    补办时间上来不及……天人交战片刻,她拿出手机,给靳闻则发消息。

    两人的好友是两年前就加上的,结果这两年唯一一次联系,还是原主找他过来签离婚协议。

    秦月:……

    她斟酌了片刻,试探地发了个:【在吗?】

    不多时,那边发来了一个“。”

    秦月:【网上的新闻不知道你看了没有,我现在想用一下结婚证,你的结婚证还在吧?】

    靳闻则的头像是一只酷酷拽拽的小花猫,网名是个英文单词tyrant,中文意译暴君,怪中二的,和他这个人感觉不怎么匹配。

    tyrant:【在。】

    秦月:【你现在在哪里?方便我过来拿吗?】

    tyrant:【你自己的结婚证呢?】

    秦月一下卡了壳。厌恶了人家两年,离婚之前把人扑了,现在还要用人家的结婚证……每一项单拎出来都是能让人窒息的程度。

    好在他也没纠结这个问题,直接发来了一串地址。

    秦月眼睛一亮:【我现在就过去!】

    接着,又从原主的表情包里挑挑拣拣,发了个[小猫鞠躬]的表情。

    她收起手机,匆匆往外走。

    另一边,靳闻则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师,李方舟哭着说他真的全交代了,接下来怎么做?”

    他声线平稳,带着独有的冷意:“放了吧。”

    “就这么放了?他昨天晚上在酒店房间外敲了半天,万一是被派来算计您的呢?”

    “不会。”说完,他挂了电话。

    手指戳到了和秦月的聊天框,他注视[小猫鞠躬]的表情包几秒,狭长幽静的凤眼眯了眯。

    四十分钟后,手机响起铃声,是秦月打来了电话。

    “喂。”

    听筒里传来女孩略带焦急的清悦声音,应该是在和别人说话:“……我骗你做什么,我真是他老婆!”

    接着她冲自己道:“老公,你快下来接我!”

    靳闻则:“……”

    秦月:“……”

    救命,太着急了,一下子把“老公”两字喊出口了!

    第3章 过日子3天

    我真的会谢

    秦月庆幸隔着电话,对面看不到自己通红的脸。

    她拿手背降了一下温,同他解释着:“不是……你们小区保安把我给拦下来了,我说我是你……家属,来找你的,他怎么都不信,你下来接我一下吧。”

    书中是架空的世界,他们生活的海城乃是国内一线的大都市,靳闻则住的这里叫明镜公馆,更是海城寸土寸金的地方。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