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应该啊……”秦月皱眉,“就算昨天和我在酒店的男人不是李方舟,事情都已经闹这么大,他也可以放出和我的聊天记录,往我身上泼脏水,这么痛快就和我撇清关系了?”

    说到这,秦月忽然想到了靳闻则忽然冷淡的态度。

    他不会是知道原主还约了别人来酒店吧?不对,自己又没和他说过,他和李方舟又没什么交集。

    那是看营销号都把他猜成了李方舟,恼怒了?亦或者,吃醋了?

    越想她越觉得有可能。他可是被原主冷落了整整两年诶,都没提离婚。

    甚至当初和原主认识才三天,就闪婚了!

    肯定是对原主一见钟情!情根深种!

    秦月连连点头,觉得自己有当侦探的潜质。

    何降雪在电话那头说:“反正我没敲打过他,不知道他怎么回事。现在他这样说,对你反而是最好的,免得爆出你已婚还和别人暧昧的丑闻。”

    秦月暗骂原主给她留下的烂摊子,“嗯”了一声。

    “虽然他澄清了,但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当然不会,你且瞧好吧。”

    “那我这就编辑微博了。”

    “好。”

    挂断电话,秦月登陆了自己的微博。她这种十八线小明星,公司根本就没有为她运营账号的意思,都是她自己发。

    看得出来原主是很想红了,每天都发自拍,姿势凹得她看着都难受。

    在热搜上挂了一天,她的评论和私信里,全是谩骂。

    李方舟澄清后,还是有大批网友冲过来骂她。秦月一看,都是某个男流量的粉丝。

    这些粉丝把靳闻则的背影,认成她们偶像了。

    【秦月你要不要脸啊?拍戏不行,唱歌稀烂,上个综艺都接不住梗,竟然爬我们哥哥的床?】

    【贱女人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我们已经把你代言的几个产品都举报下架了!劝你赶紧和我们哥哥分手,否则后果自负!】

    秦月好奇心作祟,还搜了下那明星的照片。

    长得嘛,虽然比不过靳闻则,但也是帅的,就是看这小身板,能有一米七吗?

    切回到自己的页面,她编辑了一条微博,配上结婚证照片,发送。

    第5章 过日子5天

    赶紧离婚

    “嗡,嗡,嗡——”

    手机跟催命似的响,李方舟拧着眉看了半天屏幕,终于被烦得“啧”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李方舟,你怎么回事!”冯盼在那边劈头盖脸地骂,“我们之前怎么说的你都忘了吗?你可是收了我钱的!”

    李方舟还穿着昨天去见秦月的那身西装,只不过已经褶皱脏污得不成样子。他肿眼泡里全都是红血丝,使劲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情绪在崩溃边缘。

    “我把钱还给你!总之我不干了!”

    冯盼:“现在是你说不干就能不干的?咱们已经被绑在一条船上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缓和下来,“李方舟,你听话,想想咱们之前的努力,就差最后一步了,你真的要放弃吗?只要你把你们的聊天记录往外一发,谁都能看出来她一直在和你暧昧!就算你们真的没进行到上床那步,凭你有夫之妇的身份,也能锤死她了!”

    李方舟想到昨天晚上的“拷问”,身子猛地一个激灵,牙关都在打颤。

    他的声音里含着极大的恐惧:“我说了,我不干!”

    冯盼也怒了,威胁道:“你想身败名裂?”

    “身败名裂就身败名裂!总比死了强!”

    “……死?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他几乎是吼出来的:“看在咱们合作一场的份儿上,我好心奉劝你们一句,别再和秦月作对了!你根本不知道你们惹上了多么恐怖的人!”

    “哈,”冯盼好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恐怖?秦月?你在开玩笑吗?”

    李方舟:“爱信不信,我言尽于此!”

    说完,“啪嗒”挂了电话。

    “喂?喂!”任凭冯盼怎么回拨,他都不接,最后索性关机了。

    她觉得李方舟可能是魔怔了,秦月爹不疼娘不爱的,能有什么强硬的后台?

    “真是个废物男人。”

    她掐着手机,点进微博,想看看大家对秦月的谩骂——

    结果,秦月竟然发微博了!

    她尚未看字,配图的结婚证件照瞬间冲击眼帘。

    冯盼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心砰砰跳,仔仔细细看了几遍。

    确实是真的结婚证没错!秦月把她老公的信息、脸都给打了马赛克,但是结婚证的编号保留了一半。

    还有上面的公章,正是海城的一个民政局!

    冯盼倒吸一口冷气,向她的配字看去——

    【很抱歉占用了公众资源,昨天晚上和我在酒店过夜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丈夫。他并非圈内人,所以我将他的信息隐藏了,请各位不要打扰到他,谢谢。】

    后面还跟了一段模板似的话,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云云。

    冯盼眼前一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秦月结婚了?!这怎么可能!

    人家和自己老公在酒店过夜,天经地义,哪有半点可指摘的地方?

    李方舟那个没出息的家伙,也不知道被谁给吓破了胆子,但凡他配合一点,自己都能捶秦月“精神出轨”!

    她一口牙都要咬破了。现在怎么办,眼睁睁看着秦月洗白吗!

    秦月那条微博发布后,和她一样眼珠子差点瞪掉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她在热搜上飘了一天,评论区直接炸了锅。

    【这是什么?结婚证?不确定再看一眼。这是什么?结婚证?不确定再看一眼。】

    【靠!你来真的啊?两年前就领证了?】

    【背影那么帅,竟然不是圈内人?】

    【无语了,既然是你老公你怎么还偷偷摸摸的啊!】

    【啊这,评论区的大家都没结婚吧?结了婚偶尔去酒店住一下很有新鲜感啊,很刺激[坏笑][狗头]】

    【上面的,说出你的故事】

    【嗯……看秦月的脖子,是挺刺激……】

    形势瞬间被扭转,再配合李方舟的“澄清”,不少谴责过秦月的人,都默默匿了。

    那个流量明星的粉丝们有组织地在秦月的评论区道了歉,就是道歉的同时,还不忘安利了一下她们哥哥的新专辑……

    还有一撮黑粉,上蹿下跳,继续指责秦月都隐婚两年,还装“清纯玉女”人设。

    对此秦月没有解释。原主虽然急功近利,还是有点心眼的,在接受采访时,对于自己的感情状况总是模糊其词,用话术诱导别人觉得她是单身,可她从来都没明确地表示过她是单身!

    何降雪观测了半天的数据后,给她打来电话,高兴地称黑热搜已经被撤掉了,危机算是解决了。

    “算是?”秦月敏锐地问。

    “嗯。”何降雪叹气,“出了这样的事,对你的名声还是有影响的,本来你的代言、工作邀约就不多,好几个甲方都表示不合作了。还有个代言甚至可能要你赔偿损失费。”

    秦月:“……”

    罢了,赔钱总比丢了命强。

    她自我安慰着,问:“赔多少啊?”

    “五百万。”

    “?多少?!”

    她上辈子累死累活一年,也才能赚个百来万!一下子就要让她赔五百万,怎么不去抢啊!

    呜呜,她都把自己卷死过一次了,穿书后还得打工,怎一个惨字了得?

    “你别慌,具体事宜还在谈的。你且看着吧,你遭受的这些,我都会帮你讨回来。”

    很快,秦月就知道何降雪是什么意思了。

    当天傍晚,就有个新注册的小号,甩出了几十张长截图,有理有据地控诉李方舟隐瞒已婚事实,骗她感情和钱财的事!

    她捶得太死了,李方舟顿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当天晚上就注销了微博。

    紧接着,冯盼又被爆出了一系列负面的新闻。其中一个,竟然是她几年前插足了何降雪的婚姻!

    何降雪在和他们对峙的时候,偷偷录了音,现在直接把音频给放出来了!

    秦月听到录音里面,冯盼高高在上地说“你根本就不懂他,有什么资格当他的老婆?死皮赖脸缠着他有意思吗?”时,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她是何夏夏的经纪人,新闻引发的热度比自己白天有过之无不及。

    墙倒众人推,冯盼还爆出了逼迫演员陪酒、下药、偷税漏税、恶意打压新人等等负面事迹。

    当天晚上,就有警察上门,把她给带走了。

    李方舟作为同伙,也被摁在了机场的候机厅。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无眠,但是这其中完全不包括秦月。

    她把自己的床铺收拾了一下,美美地睡了一个大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赖在床上,打开手机一看——何夏夏竟然在直播。

    秦月用小号,戳进了她的直播间。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