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势地位,果真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靳闻则垂下了长睫,不发一言。

    靳父捏着请柬,疑惑地说:“这是……”

    “连你们自己发出去的请柬也不认识了?分明就是你们邀请他过来的,摆出一副不欢迎的样子给谁看?真当他稀罕来这里呢?”

    靳父拧着眉,下意识打开请柬,正想说他根本就没邀请过这个不孝子,目光陡然黏在了请柬的名字上。

    为了表示诚心,“贺闯先生”四个字还是他亲手写的!

    为什么这个请柬会在靳闻则的手上?他和贺闯是什么关系?

    贺闯让他代替自己参加宴会?那他会不会在贺闯面前说靳家坏话?

    他们已经投入了几个亿,就是为了搭上贺家这条线,可不能功亏一篑了!

    短短几息之间,靳父的心思千回百转,再看向靳闻则,眼中终于出现了浓浓的忌惮。

    这一幕落在秦月眼中,便是他“终于想起自己给靳闻则发过请柬,哑口无言”了。

    她暗哼了一声,刷地把手伸向靳闻则,抓着他的胳膊,让他也站起来。

    犹如一只昂首挺胸的白天鹅,秦月掷地有声:“既然你们不欢迎我们,我们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再见。”

    说完,她一手拎包,一手抓着靳闻则,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外走。

    叶婷芳愣了一下,追上来:“秦月,你去哪儿?我的话还没说完!”

    “不听,不理,不接受。”秦月头都没回,拒绝三连。

    抓着靳闻则一路狂奔去了停车场,上车,她抬手一指:“走!这破地方我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靳闻则目视前方,无声地启动了车子,开出了别墅区。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夜幕完全笼罩这座钢铁城市。

    一盏盏路灯,投下冷白的方寸光芒。

    因为白天太热,所以大家都热衷于晚上出行,这会儿的主干路上,车子很多。

    黑色的迈巴赫汇入车流中,以颇低的时速平稳地前行着。

    “呼……”秦月长长地出着气,还拿小手一下下拍着她的胸口。

    靳闻则看过来,她从包里拿出他的钱夹递过去,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刚刚气血上头,一拳一个小朋友,现在冷静下来,手都在抖。”

    “怕了?”男人收回目光,淡淡地问。

    “是有点。以前我很少和人这样争执的,实在是忍不了。不过我就这么带着你离开,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不会。”

    “嗯。”秦月稍微放心了些,觉得靳闻则这么沉默,是被靳家人影响了心情。

    她宽慰道:“你就当他们是在放屁,别往心里去。”

    靳闻则却冷不丁提起了另外的话题:“不离婚了?”

    “啊……”秦月摸了摸鼻子,“我刚刚都放狠话出去了。”

    离婚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还有,他都被家里人抛弃了,她也不忍心再打击他。

    靳闻则扯了扯嘴角,眼神变得冰冷彻骨。不等她再说什么,摁下转向灯,猛打了方向盘,脚踩油门,“轰——”的一声。

    巨大的推背感让秦月撞到了座椅上,她的手慌乱地抓住了旁边的把手。

    车子急速在车流里穿梭着,一鼓作气,在旁的司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冲出了最拥堵的这一段,划破黑夜,急急驶向前方。

    秦月刚平静下来的心跳,一下子飚得比车速还要快,肾上腺素飙升。

    看不出来,靳闻则这么冷淡的一个人,还会飙车啊!

    “慢,慢一点……”秦月刚撞了车没多久,还有阴影呢。

    好在离开主干道后,车速一点点降了下来,他也不再疯狂超车了。

    四十分钟的路程被他缩短到二十五分钟,她回到小公寓,指了指身上的礼服和首饰:“你要不要等一下,我换身衣服,然后你把这套直接带回去。”

    “不必了。”

    “那你之前落在这边的手帕……”

    “你自己处理吧。”说罢,他决绝地转身,穿过幽暗脏污的走廊,很快进了电梯。

    “……”秦月只好把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回到自己的小房子,她小心地把衣服换了,首饰摘了,妥帖地放在一块,准备等明天送去造型工作室。

    夜深人静,困倦袭来。

    她打了个哈欠,强忍着困意卸了妆,准备冲个澡再睡。

    谁知刚把脸洗好,热水器彻底罢工了。

    她直接偷了个懒儿,往床上一栽,沉沉睡去,丝毫不知道,这夜多少人无眠。

    靳家那边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后,排查了一遍请柬,确定“贺闯”没来。

    靳温伦疑惑地问:“大哥到底怎么搭上贺总的?贺总让他拿着请柬过来,是何用意?”

    靳父抹了把脸:“不清楚,明天一早,我联系下贺总的特助。”

    *

    叶婷芳和何夏夏被傅城送回了家,刚进门,叶婷芳就跑去找了何文强,把秦月的事一股脑都说了。

    “……现在她被那个男狐狸给迷住了,怎么都不肯离婚!你说怎么办才好呦。”

    何文强温和地笑了笑,一副替她考虑的样子,眼底却闪过厌恶的寒芒。

    “不行就对她说,不离婚,以后秦氏彻底和她没关系了,她肯定会怕的。”

    *

    贺兆回了自己在海城置办的房产,直到凌晨两点,还在大床上辗转反侧。

    他摸过手机,给秦月发消息:【小婶,我想了下,咱们的片酬还是提高到一集十万吧。】

    *

    靳闻则回到明镜公馆,已经是后半夜。

    打开密码锁门,“滴滴”一声。

    跨进门时,大平层的灯光自动亮起,柔和不刺眼。

    因为他过敏严重,房子里的新风系统常年开着。

    暴君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从它的猫窝里钻出来,一脸困倦,抖了抖身上的毛,迈着悄无声息的猫步,往他这边走,身上的软肉一颤一颤。

    靳闻则趿着拖鞋向前走去,侧头看了眼自动喂食器。

    “你已经吃过了吧。”

    暴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半坐在他几步外,成了个肥美的猫猫球。

    靳闻则眼里一丝笑意稍纵即逝,越过它,走去了厨房。

    今天他去接秦月的时候没有吃饭,在靳家匆匆忙忙,也没吃东西,这会儿已经饿得没有知觉了。

    他飞快地开火烧水、备菜、切菜,菜刀铛铛铛落下,快出了残影。

    半小时后,色香味俱全的三个菜一个汤就做好了,他盛了一碗米饭,独自坐在餐桌边,修长冷白的手指执起筷子。

    整座房子都静悄悄的,唯独这里有一点烟火气。

    暴君又睡着了,就在他相邻的位置上,把自己盘成了一个大鸡腿。

    靳闻则随便吃了两口,便吃不下去,放下了筷子。

    他叫它:“暴君。”

    它明显就是听到了,耳朵尖尖还在动,可是身子完全没反应。

    靳闻则无奈道:“她叫你就喵喵回应,我叫你你就装听不到。那么喜欢她?”

    暴君这回甚至发出了呼噜声,耳朵尖尖都不动了。

    靳闻则摘下紫檀木手串,冰冷的指尖揉了揉发胀的眉心。

    明明把邀请函给她,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她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猜测得到了验证,可他心里,怎么会有滞涩发堵的感觉传来。

    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窗帘朦胧投进房间。

    靳闻则从自己kingsize的大床上醒来,掀开了身上银灰色的空调被。

    面无表情地起身,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快速地浏览了一遍新消息,把最重要的先回复了。

    特助问他:【贺总,靳家那边一早打来了电话,想拜访您,我推拒了。关于和靳家的合作,您有什么新的指示?】

    靳闻则:【终止合作。】

    特助秒回:【好的贺总。】

    贺兆也给他发来了消息:【小叔,恭喜您结婚!小婶很漂亮,祝您二位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靳闻则:……

    他都能想象到这个不成器的侄子昨天晚上是怎样的辗转反侧。一晚上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急都急死了吧?

    他淡淡地回了个【嗯】。

    一向爱赖床的贺兆竟然也是秒回的:【小叔,您终于醒啦!您放心,您和小婶结婚的事,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我全力支持您!】

    隔着屏幕,靳闻则仿佛看到了一条摇着尾巴的白毛大狗。

    他平静地道:【随你。】

    贺兆已经习惯了小叔的“高贵冷艳”,丝毫不介意。

    他把姿态放得不能再低,诚恳道:【小叔,有件事我要和您承认错误。】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