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秦月有个通告,所以起得比之前早很多。

    她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正好见靳闻则端着脏衣篓往洗衣机那边走。

    他也要出门,穿了黑裤子白衬衫,打了一条宝蓝色的领带,衬得冷白俊脸气色好了许多。

    “有脏衣服吗?”他问。

    此情此景,让秦月猛地浮现了一个想法:他们怎么真的好像在过日子一样。

    两秒钟后,她回答:“有,我放在卧室了。”

    “拿过来一块洗吧。”他顿了顿,又问,“介意吗?”

    都是外衣,秦月摇摇头:“不介意,那你等我下。”

    她转头,去把自己的衣服拿了过来,靳闻则把脏衣篓往前递了递,里面是他的棉质家居服。

    秦月轻轻把衣服放进去,不等开口,靳闻则就转身走了。

    她追随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了侧面的阳台,见他打开洗衣机,将他们两个的衣服都放了进去,又放了一颗洗衣凝珠,关上盖子,摁下开关。

    洗衣机传来工作的声音,他长腿一迈,走过来:“好了,你今天回来以后,把烘干机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挂一下。”

    “嗯嗯。”他态度这么自然地帮她洗了衣服,礼尚往来,她也关心道,“你几点出发啊?”

    “飞机是下午的,不过我马上就要出门了。早饭在厨房热着。”

    “知道了。”

    说罢,他走去立式衣架,那上面挂着他的外套。

    单手取下外套,利落地套在身上,他摘掉手腕的檀木串珠,戴上了一支金属腕表,表带折射着机械的冷光。

    晨光熹微里,此刻的他,是如此的夺目,秦月不知不觉竟然看得呆了。

    直到他向她走来,她才回神,心口小鹿乱撞。

    “走了。”男人自如地说。

    “嗯……路上小心。”

    他勾了下唇:“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

    秦月还真遇到了事。与何降雪汇合后,她心急火燎地说:“听说你把贺氏的人给得罪了?”

    她挑眉:“消息传这么快?”

    何降雪深呼吸一口气,紧紧拧着眉:“还真是?你也太冲动了,这回贺氏肯定要把你拉进黑名单了。”

    秦月不在意:“拉就拉呗。”

    “你不懂,贺氏的地位非同小可,旁的企业惯会见风使舵,不给你工作机会还算是好的,就怕他们给你下绊子,你合同还没到期呢。”

    秦月的笑意褪去,宽慰何降雪:“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

    “对了,”何降雪眼睛一亮,“你那短剧不是小贺导拍的吗?你看看能不能让他拉你一把?钻戒的代言不要就不要了,千万别进贺氏的黑名单啊!”

    “行,等工作结束后,我就给他打电话。”

    屋漏偏锋连夜雨,今天设备出了问题,秦月一直忙到下午才结束。

    上车对付两口难吃到死的减脂餐,秦月一边怀念着靳闻则的饭菜,一边给贺兆打电话。

    他很快接起来:“喂?秦姐,你是来问我庆功宴的吗?”

    秦月的思路一下被他岔过去了:“啊?”

    “咱们那个短剧爆啦!这才上线两天,流水已经跑了三千万了!哈哈哈,我可真是个商业奇才啊!天生就是当导演的料!”

    “……这么多?”短剧的体量小,一集的成本不会超过二十五万。

    有许多电影,一直到下线,票房都达不到三千万呢。

    “是啊!你就等着收钱吧!我这边又收了几个好本子,有古代也有现代,你抽个时间过来选选,再拍几部!”

    “先不说这个,我这边遇到了点事,想请你帮忙。”

    贺兆一下子紧张起来:“你说!”

    秦月就把她得罪江峰的事情和贺兆讲了,“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贺氏那边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不去问你老公啊?”

    “问他干什么?”

    “……”糟糕,秃噜嘴了。

    不过整个贺氏都是他的,敢把贺家主母拉黑,下面的人是不要命了吗?

    “哈哈,我说笑的,那你等我下,我这就去问。”

    “嗯,麻烦你了。”

    挂了电话,秦月和何降雪静静地等着回信。

    与此同时,贺氏在海城分部的总裁电梯降到一楼,光可鉴人的两扇金属门打开。

    黑色正装,宝蓝领带,千万腕表,身高腿长的靳闻则,大步从电梯里面迈出。

    他身后跟着他的精英特助团队,有人毕恭毕敬地道:“贺总,这边请,车子已经备好了,一小时内可以到机场。”

    “嗯。”

    穿过旋转门,闷热浪潮袭来,蝉声聒噪。

    今天有雨,但是迟迟不下,空气里面都是水汽。

    前方的水泥路上,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边用帕子擦着额头上的汗,边快步往前走。

    他身边跟着的人,不是江峰又是谁。

    “爸,你帮我找人,我一定要把那个男人的底细全查出来,让他敢羞辱我,我要让他在海城混不下去!”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这边还有事要忙,你先回去吧。”

    江峰一脸幽怨:“什么事能比我更重要啊,我还没说完呢。那个秦月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不是在处理并购案后续吗,她这种劣迹斑斑的艺人,绝对不能成为贺氏珠宝的代言人!”

    他嗤笑,“一个糊咖,妄想着靠贺氏飞升,做梦去吧!”

    话还没说完,他爸停了下来,双目如炬:“你刚刚说秦月?”

    江峰:“对啊!”

    他一想到秦月即将落魄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暗爽。

    “把她彻底踢出去!”

    他爸嘴角抽了抽,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脑袋上,怒骂道:“我看应该是把你踢出去!”

    江峰愣住:“爸?”

    “别叫我爸!我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儿子!”

    “您干嘛骂我!”

    “骂的就是你!你知道公司为什么并购那么小个牌子?就是为了给秦月抬咖,蠢货!”

    江峰三观都要被震碎了,瞠目结舌:“给秦月?她什么来头啊?不是,她凭什么啊!”

    他爸不耐烦地摆摆手:“这我哪知道,上面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贺总?”

    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几人,他爸的态度变得异常恭敬,哈着腰就凑了过去,脸上笑得跟菊花似的。

    “贺总,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他殷切地问。

    江峰抬头,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张冰冷熟悉的脸,整个人如遭雷击。

    这,这不是帮秦月教训自己的那个男人吗?

    他爸管他叫什么?贺总?【看小说公众号:不加糖也很甜耶】

    贺家人虽然多,但是能让他爸这么恭敬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贺闯!

    秦月背后的人,竟然是贺闯!!

    他瞳孔巨颤。昨天他都是怎么和秦月说的?越回想,他的脸就越是惨白。

    闷热的盛夏,江峰好似被一通冰水,兜头浇了下来。

    靳闻则站定,充满了上位者的气质。漆黑的眼眸落过来,仅一眼,就让江家父子冷汗直冒。

    他无视了江峰,同江父道:“最近工作如何?”

    江父战战兢兢地答:“挺,挺顺利的。”

    靳闻则轻笑了下,江家二人更抖了。

    “令郎似乎不是贺氏的员工。”

    “的确不是……”

    “但他对你的工作,了如指掌。今天就把手上的工作交接好,回去反省下吧。”

    轻飘飘一句话,直接判了两人的死刑!

    第26章 过日子26天

    秀恩爱小号暴露

    江父的脸刷地变得惨白, 整个人哆哆嗦嗦地乞求:“贺总,贺总!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这逆子要是冒犯了您,我保证, 回去肯定狠狠地教训他!或者您说怎么您才能满意,我一定照做!”

    江峰的大脑也嗡地一声。不光是他, 他家很多人, 都依仗着江父活着。

    要是江父倒了,他的工作也就完了!

    纵是他再震惊, 此刻也确定了一个事实:秦月当真是贺闯的女人!

    他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把这两个人得罪了个彻彻底底!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