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热的天, 江峰脑袋上冷汗直冒,浑浑噩噩地,连被江父拽过去都没反应过来。

    “啪!”江父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脑袋上,怒骂道, “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给贺总道歉!”

    江峰如梦初醒,再不复之前的嚣张, 九十度鞠躬, 头恨不得埋到地下去。

    “贺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不知秦月竟然是您的女朋友, 我知道错了,还请您高抬贵手!”他悔得肠子都青了,颤抖的声音里满是惶恐。

    可惜, 靳闻则只淡淡瞥了他们一眼, 完全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

    他抬抬手指, 立刻有人从他身后走过来, 把江家父子推到了一边,别挡靳闻则的路。

    “贺总?”江峰红着眼睛,恨不得给靳闻则跪下了。

    长身玉立,矜贵冷漠的男人漠然地经过他,薄唇轻启,出口的话,重若万钧。

    “秦月并非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妻子。”

    轰隆!!!江家父子两人脑海中齐齐炸响了惊雷。

    待他们青白着脸回神,靳闻则已经上了车,扬长而去。

    江父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儿子,气得心脏病都要犯了。

    “你说你惹到谁不好,竟然惹贺总和主母!你想死,别连累老子!咳咳咳咳!”

    “爸,爸您没事吧!”江峰伸手去扶他,连连给他顺着气,哭丧着脸说,“我要是知道那是贺总和主母,借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惹啊!现在可怎么办啊!”

    “贺总一向说一不二,想请他收回成命,难如登天!”几十年的事业毁于一旦,江父恨不得以头抢地,“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败家东西啊!!!”

    *

    秦月和何降雪在车中,先等来的是贺氏广告部打来的电话,对方客气地表示,秦月的代言合同将转到贺氏旗下,代言费和年限要重新商议,问她们何时有空。

    何降雪满眼震惊,尽量控制着语气平稳,和对方商量了一番后,挂了电话。

    “太好了!”她高兴地道,“你还真拿下贺氏的代言了!”

    天降馅饼,把秦月都砸懵了。

    “怎么会这样?我这么低的咖位,还得罪了贺氏的高层,他们竟然还选我?”

    “说不定是小贺导出上力了!”

    他说话能这么好使?秦月心中犯嘀咕。

    何降雪催促她:“快,给小贺导打个电话,好好道谢!”

    电话拨通,秦月才得知,贺兆甚至还没联系上贺氏那边的人呢。

    “所以不是因为你?”秦月问。

    “不是,是贺氏本来就想选你,秦姐,恭喜啊!”贺兆在电话那边笑个不停,没敢把小叔卖了。

    “谢谢。”

    “我说的让你选剧本的事,你别忘了哈!晚一点我把文件传给你。”

    “好。”

    秦月晕乎乎地挂了电话,恍惚中看到金灿灿的钱钱们在向她招手。

    因为贺氏那边定下了合作,一直到回家,秦月心情都很好。

    路上靳闻则给她发来消息,拍了张登机口,称他马上登机了。

    秦月愉悦地回了句:【好的,一路平安哦~】

    再打开图片一看,才发现他竟然是去国外出差,和国内有十个小时的时差。

    她惊讶地说:【你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啊?】

    靳闻则:【嗯,可能无法及时回复消息。】

    怎么像是再给她报备行程,打预防针似的?

    秦月揉揉鼻子:【哦。】

    靳闻则:【看好暴君,别喂它太多零食。】

    秦月:【知道啦~】

    靳闻则:【你也好好看家。】

    秦月:【好哒好哒,你不是要登机了嘛,怎么还发消息。】

    靳闻则:【飞机上也有信号。】

    秦月:【。】

    那你给我报备个什么劲儿啊!

    靳闻则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句号,眼前浮现了秦月绷着的漂亮小脸儿,轻笑了下,惹得特助费解地看他。

    “怎么?”他看向特助,凤眸里的笑意已然淡去。

    特助哪敢说他从没见他这么笑过,连连摇头:“没什么。贺总,这边有两份紧急的文件,需要您的批示。”

    靳闻则退出了聊天页面,把手机放在前面的桌板上,没锁屏,像是随时要回复消息。

    “拿来给我。”

    *

    秦月在家休息了一会儿,贺兆那边把剧本打包发过来了。

    也不知道他把压缩包里都塞了什么,竟然足足有两个g那么大!

    秦月点击下载后,才发现无线网断了。她在偌大的房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路由器,重启了以后还是不行。

    月底了,她手机限流得厉害,没办法只能戴上帽子口罩,往外面走。

    电梯里,她给靳闻则编辑消息:【家中的网好像坏了,是不是要报修啊?不是开网的本人也能报修吗?】

    靳闻则很快回复:【我找人处理。】

    秦月就喜欢这种什么都不用操心的感觉:【好的。】

    他发来一张照片,是他的飞机餐,六荤六素,相当丰盛。

    【你晚上吃的什么?】他问。

    彼时秦月已经上了车,腾不出手来回复。等她到了小区附近的咖啡馆,落座后,才回道:【咖啡三明治?我在外面,还没吃呢。】

    靳闻则福至心灵:【去咖啡馆蹭网了?】

    秦月:【哈哈,消费者的事,怎么能叫蹭呢~】

    闲聊着,她点了餐,重新下载起文件来。

    这个点儿咖啡馆的人不多,基本都是小年轻,青春靓丽,朝气十足。

    她摘掉了口罩吃东西,有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帅哥走过来,红着耳朵说:“你好。”

    秦月放下手机,透过墨镜看向他:“你好?”

    对方局促地拿出手机,渴盼地问:“能加个好友吗?”

    秦月恍然,自己竟然被搭讪了。

    她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不方便哦。”

    “就加个微聊好友,我不会骚扰你的,行吗?”他还在争取。

    秦月依旧摇头:“抱歉了。”

    小男生神伤地看了她片刻,低声说了句“打扰了”,退回原本的位置,他朋友拍拍他肩膀,大概是在安慰他,没多久,两人就一道离开了。

    秦月下意识同靳闻则分享:【刚刚在咖啡厅,竟然有个小帅哥搭讪我诶。】

    靳闻则:【哦,有多帅?】

    怎么好像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班草级别吧,二十来岁。】她说。

    靳闻则:【嗯。】

    刚刚不是还挺能说的吗,现在怎么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文件下完,她的咖啡也喝完了,收好东西驱车回去,把搭讪的事给忘在了脑后。

    过了几日,她和靳闻则说起自己和人约了饭,正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冠冕堂皇地道:【我并不是要干涉你交朋友的自由,但是你这几日,出去吃是不是太频繁了?】

    秦月:【家里没饭,我不出去吃就只能点外卖了啊。】

    靳闻则:【我知道几家还不错的餐厅,只接受熟客电话预定,你要的话可以把号码给你。】

    秦月:【下次吧,不说了,他还在等我呢。】

    靳闻则:【你们这么快就熟悉了。】

    秦月:【也不是很快吧?】

    靳闻则:【才加上好友三天,还不快?】

    秦月后知后觉,噗嗤一声笑了,给他发了语音:“我说靳先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我约饭的对象是贺兆,谈下一部短剧的事!你以为我约的是咖啡馆那个班草啊?”

    聊天框上方,他的备注变成了“正在输入中…”,半天却都没消息过来。

    秦月笑着又发了一条:“哈哈,怎么,你对他还耿耿于怀不成?”

    靳闻则:【区区班草。】

    秦月一阵爆笑,“知道了知道了,校草,不,亚洲第一草先生!”

    靳闻则:【处理公务去了。】

    秦月等了好一会儿,他果然都没再回复,她收起手机,心情愉悦极了。

    坐到正驾驶,她没急着启动车子,而是打开了自己的微博小号。

    她这小号是随便起的网名,用的卡通头像,只有三五个粉丝还都是僵尸粉。

    平常她有分享欲,又不好在大号以及朋友圈发,就会发来这边。

    上次发消息还是靳闻则登机那天,她一副艳羡的口吻:【大气哥出差,坐的飞机竟然有信号,我还没坐过能上网的飞机呢!】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