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低头望着她,目光深邃无比:“你想叫什么都行,都是我。”

    这就是直接承认了。

    秦月深呼吸一口气:“行,那我就叫靳闻则。”

    她环视了一圈周围的车子,说:“从我搬过来开始,几乎没见这些车子动过,它们到底是属于谁的?”

    他答道:“我。”

    抬起一只手,从这边划到那边,继续道:“全部都是我的。”

    “我就知道……”她的心情太复杂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亏她以前还说有钱人健忘,几百万几千万的车子停在地库,动都不动,怕不是已经忘了停车的位置。

    敢情真正的车主,天天和她同床共枕呢!

    “你的所有疑问我都可以解释,”靳闻则试探地来拉她的手,“阿月,别生我的气,好吗?”

    秦月把他的手甩开,摆明了脾气还没消。

    他的神色有点可怜,想牵又不敢牵的样子。

    秦月心瞬间一软,强迫自己别露出破绽。

    他那么厉害,现在的反应说不定都是装的。瞒了自己那么久,她要是不强硬点,往后再有类似的事怎么办?

    停车场不是好地方,秦月缓缓吐出一口气,绷着脸说:“到楼上去。”

    靳闻则眼睛一亮,忙答应下来:“好。”

    他锁好车,走过来的时候秦月才发现他手上还抱了一束超大的玫瑰花,目测九十九朵,火红火红的。

    除此之外,手腕上还挂了几个礼品袋,这是连“赔礼”都提前准备好了。

    秦月被玫瑰晃了下眼,气鼓鼓地扭头往前走。

    “阿月,你忘了这个。”他在她身后说。

    以为他说的是花和礼物,她没回头:“你送别人去吧,我不要。”

    “我怎么把自己送人?”他哭笑不得。

    秦月脚步一顿,暗骂自己没出息,被他一句话就撩得心砰砰跳,语气仍旧硬邦邦的。

    “你又不是我的。”

    “不,我就是。”

    靳闻则长腿迈步大,很快追上她,耍赖一般道:“证都领了,我是你老公,你不能反悔。”

    秦月先一步进了电梯,摁下楼层和关门键,故意不看他。

    但是面前的金属门,还是将他的模样清晰地映了出来。

    长身玉立,怀抱捧花,存在感非常强。

    整个电梯间,都是玫瑰花馥郁的香气,连带着心情都甜蜜舒和起来。

    “领证了怎么就不能反悔了,结了婚可以离……”

    接下来的字尚未说出口,男人俯身低头过来,对着她的唇重重地啄了一口。

    秦月:“……”

    他退开后,朝着她挑挑眉,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

    她后知后觉地抹了一下嘴唇,又抬手想拍他,他高高地将手中的花束举起,免得刺伤到她。

    “你这人!”花太挡地方了,她左找右找,终于逮到了一个空隙,对着他的腰重重地拍了下。

    靳闻则嘴上说着:“嗯,我的错。”面色一丁点都没变。

    电梯到达,门一开,她就率先走了出去,和他拉开了距离,和他杠上一般,说:“不满意我就是要退货的!”

    靳闻则轻叹了口气,和她一块进了家中。过几天还要录制节目,公主和暴君都没接回来,有专门的人在别墅饲养它们。

    他弯腰将花放在地上,手轻撑着她的后腰,往里面走。

    “满不满意,总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秦月光顾着和他讲话,也没注意在往什么地方走,扭头和他说:“行,你说吧。”

    又进了一道门,她才发现,靳闻则竟然把她带到卧室来了!

    她一愣,要往外面走,门被他关上,有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

    “干嘛要在这里说?”

    “这里比较舒服。”

    秦月不知想到什么,脸一红,扭头走到床边坐下,故意翘着二郎腿。

    “解释。”她冷冷抛下两个字。

    靳闻则慢慢走过来,在她阻止的眼神中,放弃了坐在她身边,转而半蹲在她面前。

    原本比她高出很多的男人,仰头看着她,像是一条被驯服的狼,让秦月的心又是一动。

    “结婚的时候,我并不喜欢你。”

    秦月怔了怔,没想到他竟然会从这开始说起。

    “说起来……你那么厉害,怎么会被我骗婚成功?”

    “我的确知道你在骗我。”想到原主,靳闻则眼里闪过冷意。

    “那你还和我结婚?”

    “因为我答应过你父亲,要照顾你几年。我的病小时候比现在要凶险得多,要是没有你父亲,我早就死了。后来我履行约定,和你相识,顺水推舟与你结了婚。你很快发现我在靳家没有实权,也是我一手促成的。”

    之后的事,不用他说,秦月也知道。

    原主大失所望,当场就要踹了他,随后两年不是冷暴力,就是恶语相向。

    而且她在圈子中势力眼又跋扈,为了出名使过很多下作的手段。

    “原来你和我爸爸早就认识……难怪之前我去扫墓,你也答应和我同去,当时我就感觉有点奇怪。还有,我在娱乐圈里得罪了那么多人,却没有被封杀……是你在帮我周旋?”

    靳闻则似是怕她误会什么,认真地道:“我只是保住了你最基本的生命安全。”

    也是,他的那些马甲,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名震华夏,却摘掉了所有的光环,当着原主眼中的“废物老公”,没有帮她谋取过一点资源。

    秦月不认为靳闻则有错,只是忍不住想,若原主能对他好些,试着发现他身上的优点,一切的结果会不会不同。

    可惜,原主已经消失了,这个假设并不存在。

    她穿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要签离婚协议。按照原本的剧情,靳闻则履行完他的诺言,自此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她构陷何夏夏,被何夏夏当时的经纪人冯盼记恨在心,设局搞得她身败名裂。

    就算她已经避开了这个结局,想到还是心有余悸。

    靳闻则调动他的所有心神,视线如x光一样落在她脸上,一分一毫的变化都不放过。

    他在等她慢慢消化。这一天,这些话,他在心里不知道预演过多少次。

    终于,秦月的眼睛重新聚焦,看着他问:“那你现在还怨我吗?”

    “我爱现在的你。”他毫不犹豫地道。

    秦月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了下,鼻子也有点泛酸。

    明知他很聪明,很理智,这些话可能都是深思熟虑过,说来哄她的,她还是忍不住动容。

    “可我已经不知道你哪句真哪句假了。”

    “今天和你说的话如果有半个字是假的,我不得好死。”

    “别!”秦月着急地来捂他的嘴,她又不是想要他发毒誓!

    不过说起这个,她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在原著中,他英年早逝了。

    她无法将这件事告知他,只是担忧地望着他,心乱成了一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的病无法控制,可能再活几十年,也可能几年就死了。”他认真地向她承诺着,“我已经立好了遗嘱,如果我比你先走,我所有身份下的一切都留给你。公司你不用担心经营,会有专门的团队接手,你每年拿分红就可以。

    “我的家人、朋友,你不想见通通可以不见,谁也不会强迫你社交。

    “至于我的仇家,他们都有把柄在我手上,哪怕我死了,他们也绝对不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我会给你安排好退路,你想出国,立刻就能走,我在许多国家都设下了安顿你的地方。

    “秦月,”他漆黑的凤眼定定地凝视着她,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微凉的肌肤相碰,“我会竭尽全力,给你安排好所有的退路。”

    秦月听了半天,完全没听到他对他自己有什么规划,全部都是为她考虑。

    她的喉咙好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哽得她发酸。

    “你先是把你的身份暴露给我,又和我说这些话,不怕我觊觎你的巨额财富,对你不利?”

    靳闻则失笑:“你有那么笨吗?留我在,有人给你洗衣服做饭。并且我长得也算能入眼吧,你有需要我还可以满足你,为什么要为了早晚能到手的东西去害我?”

    秦月也只是那么一说,被他戳穿后,牵了牵唇。

    他喉结一滚,牵着她的手在嘴边轻啄了下。

    “总算是笑了。”他松口气,说。

    秦月作势抽回自己的手:“我还没消气呢。”

    “都是我的错,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他态度这样好,秦月都有点负疚感了。

    “之前我和你说……如果你是贺闯,我肯定和你离婚……”

    靳闻则目光一紧,脸上的笑意彻底散去,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他看似很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其实也有恐惧的事。

    秦月曾经的话,就像是铡刀一样,悬在他的心上。

    而今,终于要被“审判”了。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唯独这个,不行。”靳闻则急急解释道,“我知道我名声不好,吓到你了。但是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人敢找你的麻烦。”

    “嗯,我信你。”靳温伦在她车上做过手脚后,再没人敢对她不利了。

章节目录

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笙落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笙落落并收藏咸鱼病弱过家家[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