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想她。

    尽管清楚眼前的人就是她,他仍然怀念那位能够以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的人,那个他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奥亚大人。

    可通云天塔里的惨状,以及他们在进入这个世界前集中讨论的话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个世界的奥亚大人恐怕才是真正的奥亚大人,是丢掉所有记忆,因此也抛却了所有伪装的,真实的奥亚大人。

    她真实的本性竟然如此沉默寡言,她以宽容的心胸原谅他,却也是她伪装的面具。一直以虚假的容颜面对他,就为了博得他的敬意,她的内心又承受了多少的疲惫呢?

    可是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说出了,“只要他愿意”,那是不是说明,他还有机会呢?

    凯瑟若有所感,抬头对派西斯说:“夏儿还受得住,她可以承受更多。”

    派西斯难以置信地望着凯瑟,仿佛无法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口中说出来:“但是你一直以来不是……”

    “此一时彼一时。”

    凯瑟弯起笑眼,往后腾挪身体,让纪夏的嘴巴对准他勃发的肉柱。

    “夏儿会吃吗?”他抚摸着纪夏的脸颊,笑问。纪夏注视着眼前暴着青筋的大肉棍,摇摇头。

    “没关系,我来教你。”

    派西斯诧愕地看着凯瑟罩着纪夏的后脑勺,引导她含上冒着热气的龟头,柔软的嘴唇碰上坚硬的柱身,掀起一阵令人战栗的感受。

    “对,打着圈儿舔它……让它碰到你的咽喉,对……”

    凯瑟耐心地指导着纪夏为他口交,纪夏按着他的指示沿着柱身一点点舔过去,像吃雪糕一样,含着龟头慢动作的吞吐。

    纪夏的动作太慢,派西斯看得忘记了呼吸,他看到口水从红唇的缝隙中留下,沿着棒身流下,直至没入黑色的丛林中。在凯瑟的指引下,纪夏学会了一手抓着肉柱,一手抓着阴囊,五指微微发力,红褐色的阴囊被她握在手里按揉搓弄。

    “夏夏……”

    派西斯心跳变得剧烈,只说了两个字就不再说下去了,凯瑟慢慢抚摸着纪夏的长发,刮了刮她的鼻梁,温声道:“好夏儿。”

    这般淫靡的景象让派西斯的心脏好像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他紧紧抓住纪夏的腰肢,毫无顾忌地施加更大的力量,留下触目惊心的红痕。然而,他仿佛完全没有察觉,仿佛已将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抛之脑后。他疯狂地在纪夏体内抽送,力度大得甚至都能听见摩擦肉壁时传来的声响,操得纪夏双腿大张,两条腿想合都合不拢。

    肉茎毫不留情地刮弄着穴内敏感的穴壁和穴肉,几番激烈的捅入后,突然楔入了最深处,碾在花心处,马眼张开,浓稠滚烫的浊液喷射而出,直往娇嫩的花心处冲洗。

    纪夏感受到那股汹涌的热意,眼前顿时出现一道白光,她的腰肢猛地弓起,浑身都颤抖着,穴内一道水液喷涌而出,一下子浇到派西斯的龟头上,把派西斯爽得神魂颠倒。

    凯瑟被纪夏含着肉冠,胸膛不停起伏着,晶莹的汗珠顺着胸线滑落,他的嗓音很温柔,像是整个人融解在春风里一般,当他轻吟慢调地喘息起来时,听在人耳朵里也是最诱人的。

    “换位置了,别让夏夏的穴儿空窗太久。”派西斯催促道,他的下身依旧硬挺着,迫切需要塞进一个温暖的地方。

    “马上。”凯瑟回给派西斯一个笑意,腰部突然发力,在纪夏嘴里上下律动,圆润的龟头不停地冲撞着纪夏的嗓子眼,纪夏被逼出了泣音,白皙柔嫩的脸蛋时不时鼓起一个硕大的圆球,就这么被顶弄了好一会儿后,凯瑟方才松开了精关,大量的乳白色液体从马眼喷涌而出,直直射到纪夏的嗓子眼里。

    “咳!咳咳!”纪夏撑起身子,一手捂着嘴巴,不停地咳嗽着,刚刚高潮后的身体颤抖着,嘴角含不住精液,要掉不掉地挂在她的嘴角,眼角湿漉漉的,都是泪花。

    派西斯心生痛惜,急忙将纪夏抱入怀中,温柔地拍打着她的背,以缓解她的不适。他微带责备地看着凯瑟:“你也太过激了,把她当成出气筒了吗?看你把她弄得这样难受。”

    “抱歉抱歉,但这是我做过的最舒服的一次。”凯瑟笑着摆手,他的手心轻轻贴着纪夏的脸庞,发自内心的欢喜,“夏儿,我感到很幸福,我爱你。”

    纪夏擦拭嘴角的手停住了,低下头很小声地说:“没事。”

    “我……”

    纪夏欲言又止,派西斯和凯瑟满怀期待地注视着她,期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纪夏张了张口,剩下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没关系,夏儿,无论何时你想说,都可以。我们一直在这里等待你。”凯瑟直起身子,来到纪夏的身后,而派西斯点了点头,爬到纪夏的面前。

    纪夏回头望去,凯瑟单手托着她的腹部,一边手解着自己的皮带,注意到她的视线后,微侧着头。

    “紧张吗?”

    纪夏摇摇头,把屁股撅得高了些。

    凯瑟呼吸一滞,抚上纪夏的滚圆的美臀:“别急,我很快就插进来。”

    皮带扣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声,凯瑟想起什么,眉头锁起,不赞同地望着派西斯说道:“夏儿这个年纪,怕是……”

    派西斯悠闲地躺在枕头上,他温柔地将手指插入纪夏的头发中,轻轻往外拉动,同时懒洋洋地回答道:“夏夏不介意。”

    凯瑟颇为讶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慢慢拉下自己内裤的边缘,炙热的阳物迫不及待地弹出来,击打在纪夏的娇嫩的雪臀上,在上面留下一层浅浅的红痕。凯瑟的手绕到腰前抚摸平坦的小腹,指尖逗弄浅浅的肚脐,滑进腹下的山丘,拂过纪夏泛红的花唇花蒂,动作轻柔的像一阵清风,纪夏在这般抚弄下不由得暗暗缩了缩穴口。

    确认好湿度和软度后,凯瑟从茶几上拿过未被拆封过的一盒安全套,指甲一抠,塑料包装便应声而解。他把安全套套在自己跃跃欲试的阳具上,将其慢慢抵上纪夏柔软的穴口。

    “夏儿,欢迎我吗?”

    他低叹道,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要进去了。”

    说罢,下身微的用力,慢慢嵌入。

    凯瑟的动作很舒缓,不会让纪夏有不适的地方,只是他的男根太翘了,进来一下就戳中了纪夏的骚点,纪夏惊呼一声,软倒在派西斯的怀里,不可自拔地颤抖着。

    “凯瑟顶到夏夏舒服的地方了吗?”派西斯嘴角勾起,换了个套子重新戴上,凑到纪夏的面前,柔声道,“夏夏,这回不会被呛到了,给你舔。”

    这个“给你舔”显然不是以前那个意思,纪夏清楚地意识到他们的地位已经倒转过来了,倒也没有说些别的什么,抓着派西斯长长的肉棍就要上嘴去舔。凯瑟见状,温柔而克制地操弄着纪夏,让纪夏有足够的注意力去含住派西斯的肉柱,直到纪夏的口腔完全包裹柱头后,凯瑟才突然加大力度,一下一下狠狠撞在穴心深处。

    “唔……唔……唔……”

    纪夏被撞得止不住的前移,整个人几乎要埋首进派西斯的下身里,派西斯自被纪夏含住后就仰高了头,舒服地低喘了一声,劲瘦的腰也跟着动起来,托着纪夏的后脑勺,迎合着凯瑟的节奏,在纪夏嘴里来回抽插。

    纪夏努力张开嘴汲取更多的氧气,被嘴里的物事插到翻白眼,抵御着下身传来的磨人的撑涨感,凯瑟不过是第一次放进来,就撞在了纪夏敏感的穴心处,碾压研磨间,纪夏穴道里再隐蔽的敏感点也一个都没有落下。

    凯瑟俯身下来,把头埋到纪夏的颈窝处轻喘,脸上的露出忍耐的表情,把肉具抽出穴口,再重重地插进去,快速地耸动着,把纪夏干得身体一摇一摇的,白皙的乳儿翻出媚人的乳浪。

    派西斯双手罩住纪夏的雪乳在掌心里把玩,食指和拇指揉摁着可怜的乳珠,指腹在乳口处来回摩挲着,再将手伸到胸前上面包裹住乳房下部,轻柔地包裹揉捏。

    看着纪夏被派西斯玩得连肉棒都含不住,凯瑟胸口急促起伏了一下,眼尾越发的红,腰像装配了马达一样,抽送的速度快到模糊,“啪啪啪”的水声淫靡的响起,在这种速度下,纪夏的穴口已经被撞得糜红,穴口崩白,洞口处绞出白沫,可嫩肉还在可怜兮兮地迎合着可怖的肉具。

    胞宫被狠狠操弄后,那根性器还是不肯停止,还在顶入。纪夏腰身难耐地摆动着,想要挣扎,却将穴儿喂得更深,她撑得以为肚子要被戳破了,可是凯瑟还没射出来。

    “凯、凯瑟……”纪夏努力抑制住眼角的泪花,颤抖着声音呜咽出来。

    凯瑟“嗯”了一声:“夏儿?”

    “快点射出来……”纪夏的话语充满着难以承受的渴望,她的声音带着脆弱的哀求。

    凯瑟怔了一下,随即内心像融化一般温柔无比:“好。”

    随即调转了角度,愈发加快了抽送的频次,感受到纪夏的穴道死死地咬住肉柱后,凯瑟也不再忍耐,托着纪夏的小腹向前一顶,朝着花心射了出来。

    “我还没结束呢。”派西斯哼哼地嗔道,“夏夏再加把劲,帮我吸出来。”

    纪夏瞟他一眼,抓着派西斯下身的手指猛地用力,派西斯低呼一声,一个没忍住,马眼出喷射出浓稠的白浆。

    派西斯有些委屈,“就知道折磨我,本来可以再撑久一点的。”

    “我累了,要休息。”纪夏梗着脖子道。

    派西斯立马又换上一副担忧的神情,托着纪夏的肩窝把人带到自己胸膛上,好哄歹哄地吻去纪夏额头上的汗。凯瑟哭笑不得,把纪夏的尚还酥麻着的手指攥在手里握着,抬了抬纪夏的手掌,笑道:“来,洗个澡吧。”

    纪夏点点头,拍拍派西斯的背让他抱自己到浴室,看着把自己当御驾使的爱人,派西斯脸上挂着无奈而甜蜜的笑容,一把把浑身粘腻的纪夏抱起,三个人一起往浴室走去。

章节目录

穿越到异世后发现老公们也追来了(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东条轮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条轮希并收藏穿越到异世后发现老公们也追来了(nph)最新章节